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6)


6.

 

“你为什么不想我呢?”

 

沢田纲吉哑口无言,他从未想到这种偶像剧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尤其这偶像剧的另一位主人公还是他阴晴不定的雾守。

 

“我……”

 

沢田纲吉尝试开口,但是只是刚刚吐出一个音节就被对方用手指抵在了唇上,半指的皮质手套和六道骸的一小节手指轻轻压在嘴唇上。


又冷又热。

 

六道骸不知道发得什么癫,看上去像是抑郁了一样。

 

“他们有什么好的,愚蠢的大白狗和一肚子坏水的大黑狼。”

 

虽然变成直球忧郁青年,六道骸的毒舌倒是一点也没减少,甚至还在效果的加持之下更加直白的中伤情敌。

 

雾守的手指顺着往下滑去,轻柔却强硬的捏住首领的下巴,将他的头微微抬起,自己也俯身往下去。

 

吓得胆小的首领,紧紧闭上了眼睛。

 

直到额头上温热的触感传来,他才睁开眼睛看去。

 

浓密的睫毛煽动了几下,沢田纲吉抬眼小心看着面前的状况,猝不及防就掉进了六道骸的眼中。

 

象征着不详的眼睛里此刻只有他的一个人。

 

红色的六道轮回眼其实很好看,沢田纲吉一直这么觉得,像是他小时候曾经饲养过的小白兔那红彤彤的眼睛。

 

但他从来不敢对六道骸那么说。

 

说不上是倔强还是别扭的雾守肯定不喜欢这种可以说得上是羞耻的比喻。

 

六道骸不喜欢这只眼睛,那代表他幼时的弱小与痛苦,但有时候又庆幸拥有这只眼睛,这样他才能变成如今强大的样子。

 

他从很久以前就发觉沢田纲吉总是会偷偷看他的眼睛,少年的视线毫不遮掩,里面全是纯粹的欣赏与喜爱。

 

虽然就连六道骸自己也不明白,这惹人厌恶的眼睛怎么会让沢田纲吉多看自己几眼。

 

但他有些变了。

 

六道骸很会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就连自己也可以利用,他利用自己的眼睛、自己被困在复仇者监狱的困境,利用库洛姆和一切东西。

 

年幼的彭格列十代目总是心地善良过了头,他没办法放下曾经的敌人不管不顾。

 

总会顺着六道骸想要的方向去做,去关心对方,把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

 

为对方的痛苦感同身受,为对方的处境感到难过。

 

六道骸一边嗤笑着天真到愚蠢的黑手党boss,一边又在心底隐隐期待着对方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把自己从复仇者的罐头厂里带出来。

 

那一天比六道骸预想的要快。

 

他还没享受够沢田纲吉的特殊关照,就突然被释放了。

 

虽然倒也确实是沢田纲吉干掉了某个老不死的冬菇,才让他被放了出来。

 

但不对,别扭的少年总觉得这个场景不太对劲。

 

他看着棕毛的小兔子和隔壁西蒙的家的红毛首领混在一起,嘴上一口一个“你是我的荣耀”,又搞什么大空大地的组合技。

 

六道骸觉得内心极其不爽。

 

他的出狱不该是这样被顺带着扔出来的附赠品,怎么说也该是沢田纲吉那个棕毛兔子三求四请到复仇者监狱花了大价钱才带出来的。

 

幻术师看着一脸废柴的古里炎真,那家伙表面上弱得马上就要归西的样子,结果竟然偷偷和沢田纲吉有了那么深的羁绊。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绝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纯良,至少那暗戳戳勾着沢田纲吉手的爪子看着就不老实。

 

可是自己出狱以后怎么和这个心机深沉的小子斗。

 

沢田纲吉的特殊关照明显少了不少,原本六道骸身上挂着的可是加上库洛姆的双份的关心。

 

现在他本体出来了,沢田纲吉明显更关心体质虚弱的库洛姆,更何况库洛姆如今就在并盛,也不用到黑耀来找人了。

 

见不到沢田纲吉的雾守很生气,他止不住转动着手上的戒指,内心烦躁的要命,身边也吵得不行。

 

弗兰顶着个水果脑袋在他身边面无表情的说着些欠揍的话,时不时惹得MM和他大吵起来。

 

“师傅,从复仇者的监狱里出来了,还要当彭格列的雾守吗?”弗兰歪着脑袋,头上红彤彤的大苹果看着六道骸更烦躁了。

 

他维持着平时的笑容,武器狠狠戳上那颗苹果:“我为什么要为恶心的黑手党打工。”

 

“那把戒指还给彭格列不就好了。”弗兰在叉子上挣扎着,像是颗成精的苹果,只是怎么也逃不掉来自师傅的压迫,“反正那边现在也有库洛姆了。”

 

六道骸手上的动作一顿,他莫名的不想将戒指交给库洛姆。

 

他聪明的脑子知道,一旦把雾守的戒指交出去,自己和沢田纲吉本就浅薄的联系恐怕要愈发的远了。

 

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想要靠近那个人,想站在他身边……

 

手上插着的苹果也不想管了,六道骸思索着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彩虹代理战就这么开始了。

 

兔子带着漂亮的火焰来到黑耀的时候,六道骸以为是在做梦。

 

那家伙可从没胆子大半夜孤身一人来到黑耀,这一定是梦。

 

直到对方说了一堆拜托的话,他还像是在做梦一样。

 

沢田纲吉来求他帮忙了,他需要自己的力量。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六道骸还是乖乖到沢田家去了,结果没想到这里的人多得要命,沢田纲吉并非只找了自己一人,原本以为自己是对方特殊存在的幻术师,心情顿时有些不太美妙。

 

但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六道骸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嘴上还是答应了。

 

甚至还在最后决战的时候为对方挡下了背后的伤害。

 

虽然是个惹人厌的云守一起。

 

但躺在医院的六道骸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对着弗兰说,我只是想看着。

 

今天脑袋上顶的是西瓜的小孩不懂面前的凤梨师傅在说什么,只是用悲悯的眼神看了看他,怀疑年仅15的师傅已经患上老年痴呆了。

 

六道骸没管弗兰的脑瓜里想的东西,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靠着受伤成功使唤着彭格列十代目的六道骸,难得真心地笑了一下。

 

那笑足以让弗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像是什么枯木逢春的感觉?

 

弗兰不确定,但倒是不再问为什么不把彭格列戒指交出去了。

 

他的凤梨师傅一看就是栽进去了,他们恐怕要给彭格列打一辈子的工了。

 

六道骸从那团火烧到自己眼底的那一天就一直看着沢田纲吉,他也渴望自己一直被对方注视着,不是那种对伙伴一视同仁的博爱,而是更专注的看着他。

 

所以他总是作妖,到处惹事,让沢田纲吉给他收拾烂摊子。

 

他享受着被沢田纲吉用略带埋怨的眼神看着,但是叹了口气又为自己兜底的模样。

 

有时候他又故意受点不致命的伤,看着对方关切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六道骸心底就莫名的升起一股诡异的满足感。

 

这当然是奇怪的。

 

六道骸别扭的性格绝不会提到自己做的这些都是为什么。

 

但心底也多少是有些埋怨不开窍的沢田纲吉,为什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看着自己,为什么不让自己成为特殊的那个。

 

“为什么不多看看我?”

 

六道骸专注的地看着沢田纲吉问道。

 

“我想成为特殊的那个。”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

 

沢田纲吉看着面前的雾守,他想说些什么又不敢开口,对方沉甸甸的感情全都在那只红色的眼睛里翻涌着,几乎要把其中的沢田纲吉溺毙。




—————tbc


评论(25)

热度(427)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