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7)

7.

 

“骸……”

 

沢田纲吉只是低声叫了他的名字。

 

两人还是维持着颇为暧昧的姿势僵持着。

 

六道骸的表情太过于专注和认真,沢田纲吉忍不住想偏过头去。

 

他的雾守是俊美的,他从来都是知道这件事的,再加上红蓝异瞳更添上一股妖冶的风情。

 

在这样的对视之下,就算是沢田纲吉这个迟钝到令人头痛的钢铁直男也察觉出了不对劲。

 

这明显已经超过了普通的同性关系。

 

沢田纲吉内心慌乱,丝毫也不想去理解六道骸话中“特殊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含义,超直感频频警告着他,那是个他不想知道的答案。

 

但六道骸却不依不饶,还是固执地看着他,手指暗暗使力叫他的脸避也避不开,只能就这样和对方大眼瞪小眼。

 

“骸,先放开我。”

 

他不松手,甚至还用力了几分。

 

沢田纲吉甚至觉得六道骸根本不想听自己讲话,他力气大到快要把自己下巴捏脱臼了。

 

身处劣势的boss动也不敢动弹,只能委屈巴巴的缩在沙发上和他的雾守贴得极近。

 

耳边还时不时传来爆炸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那两人的战斗还是没有结束,自然也不会有人来解救彭格列十代目于水火之中。

 

沢田纲吉喉结滚动,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怕我吗?”

 

六道骸又突然发问,眼神像是十分受伤。

 

过近的距离让六道骸的气息都喷洒在沢田纲吉的侧脸上,温热的吐息让他不适应的动了动身体,耳朵立马本能的有点泛红。

 

“不怕。”

 

沢田纲吉硬气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好了,话题又再次绕回来了。

 

这真的是个怪圈,沢田纲吉怀疑如果自己今天不能说出让他满意的回答,六道骸可能就不会放开自己。

 

首领视线转了转,又和以下犯上的下属对视着。

 

其实倒也不是怕。

 

就是觉得这样怪尴尬的。

 

沢田纲吉在脑内将这种对视转换成比赛一类的东西,他觉得好多了。

 

六道骸像是成了个复读机,又问。

 

“为什么平时不多看看我。”

 

沢田纲吉一整个哽住,真是拿这家伙没辙了。

 

思来想去还是得解决六道同学的提问,沢田纲吉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说。

 

“你平时天天在外面撒欢一样的乱跑,要不是惹了事或者受伤就绝不回来,我上哪看你去!难道要挂张你的黑白照,天天看着你顺便再上供点巧克力什么的?”

 

说完,沢田纲吉甚至控制不住地翻了个不太美观的白眼。

 

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讲讲成天不着家的雾守。

 

“我们都很担心你,骸。”

 

“他们不会,他们巴不得我死在外面。”

 

彭格列十代目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下,又继续说:“我和库洛姆很担心你。别总是在外面乱来了,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受伤。”

 

六道骸脸上飘着点红,沢田纲吉差点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

 

然而对方游离的视线让他惊恐的发现这他妈是真的,六道骸脸红了!

 

沢田纲吉深吸一口气,大呼要命。

 

面前的雾守倒是在药效的影响之下,有些扭捏和害羞地说:“你关心我,我很开心。”

 

请问你谁?

 

沢田纲吉忍不住想问他。

 

要不是超直感告诉自己,面前这个人设明显不对的家伙真的是自己平日笑得变态的雾守,他决计不会承认这个笑得太过纯情以至于有点恶心的家伙是六道骸。

 

“只要你看我,我不受伤也行的。”

 

六道骸又补充道。

 

英明神武的十代目总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一闪而过的东西,他试探着问:“骸你平时受伤是为了让我看你?”

 

“是啊,我想让你关心我。”被影响的六道骸简直成为了顶级直球选手,只要是沢田纲吉问的他什么都能掏出来跟他说。

 

突然发现了雾守的小心机的沢田纲吉有些生气。

 

为什么只是因为想要得到自己的关注就去主动受伤,是笨蛋吧!

 

沢田纲吉生气了,他用力撇过头去,不想看面前耍心机的家伙。

 

六道骸是个聪明人,虽然受到影响变成了顶级直球,但也没有让他的智商降级。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纲吉。”

 

几乎是贴着沢田纲吉的耳朵,六道骸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如同恋人之间的低语一般顺着兔子的毛,他太懂得如何做能让对方消气了。

 

沢田纲吉浑身一僵,耳朵被吹得更红了些。

 

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和面前这个奇怪的六道骸相处,反倒是平常那个嘴巴够毒的六道骸让他自在些,还能时不时和对方斗嘴。

 

如今好话都让他说完了,又是直球又是认错的,沢田纲吉真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像是放弃了挣扎,心一横就这么瘫在沙发上整个人松懈下来。

 

六道骸倒是完全不想放过他,几乎是压在沢田纲吉身上,又继续发问。

 

“为什么不只看我一个人?”

 

22岁的母胎solo,沢田纲吉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酷似对象吃醋的场景,他原本放松的身体又紧绷起来,手摸进裤子口袋里,捏住了里面放着的手套。

 

六道骸没有管他的小动作,只是继续一个劲的问些沢田纲吉根本答不上来的问题。

 

手指慢慢的在裤子口袋里戴上了手套,为了逃避雾守恐怖的连问,彭格列十代目非常无耻的点起火就准备逃跑。

 

脑袋上突然冒出的火差点燎到六道骸的眉毛,好在身体条件反射的后退了半步,不然他可能近期都不会想回彭格列总部了。

 

趁着对方后退半步的机会,沢田纲吉一个鲤鱼打挺就从沙发上跳起身,往大开的窗口冲去。

 

然而六道骸也并非是吃素的,他拉住沢田纲吉的手腕,张嘴又要问:“你躲着我干什么?”

 

沢田纲吉觉得被影响的六道骸简直太恐怖了。

 

根本就是十万个为什么!

 

他哪里知道那些问题的答案,只有逃跑才是上策。

 

彭格列十代目心狠手辣的往雾守的下三路攻去,吓得对方倒是立马松了手,趁着这个空挡,他一踩油门,手上的火焰将他送出了办公室。

 

他的机动力已经足够高了,但是总部就那么大,他躲到哪都躲不过六道骸的侦查。

 

对方这个状态明显还是留在彭格列总部比较好,不然沢田纲吉早就要飞到更远的地方,让六道骸就算找得到也赶不过来。

 

两个二十多岁的人,点着火焰在总部一阵乱跑。沢田纲吉一边跑一边想到了一句刻在脑海深处的名言。

 

他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狱寺和山本的战斗在他们的你追我赶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沢田纲吉心中暗自算了算,估摸着是半小时的时间到了,两个人恢复正常就停手了。

 

他叹了口气,不知道还要这样溜着六道骸要跑多久才是个头。

 

沢田纲吉闭上眼睛,开启了自带的凤梨雷达,与六道骸始终保持着十米以上的距离。

 

西装外套被脱在了办公室内,他身上什么计时的东西都没有,只能凭着感觉东躲西藏了半个小时,直到察觉六道骸不再追逐自己才叹了口气,熄灭了火焰。

 


————tbc

可恶,存稿没有了,又要开始码字了!

评论(15)

热度(386)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