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无法拒绝沢田纲吉的第二天

冷cp段子合集


  5.隐藏(D27)

 

  (1)

 

  青春期的情感总是汹涌又热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沢田纲吉的目光就无法从他的师兄身上移开。

 

  金色的头发,浅褐色的眼睛,即使在外国人之中五官也出众极了,声音低沉又富有魅力,虽然有时会不太靠谱,但是成年人的包容和特殊的魅力还是俘获了少年的心。

 

  他逐渐变得不能再直视对方,只是被那双眼眼睛看着就觉得皮肤发热,脑子乱糟糟的,就连耳朵也不能听到更多的话语。

 

  这着实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此浓烈的情感对着一个成年人,尤其对方还是和自己同样身为男性。

 

  如此过分的情感,少年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只能本能的采用最笨的办法,他将自己的情感压抑到最深处,装作自己的情感并不存在一样,只是把对方当做师兄。

 

  只是这样的办法到底不能遮盖多久,情况逐渐发展得更糟糕了,只是和迪诺处在同一个空间之中,就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氧气一般,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作为同盟家族,他们总是时不时会面,迪诺甚至会在沢田家留宿,这在从前是无比正常的事情,只是如今察觉了自己的心思后,这在少年的心里多少存放了点别的意思。

 

  迪诺先生住在我的家里,和我用着同样的沐浴露,在同一个浴缸里泡过澡,这是不是说明他的身上沾了我的味道呢?

 

  少年缩在床上,面朝着墙将自己发红的脸色隐藏在黑暗之中,他有些亢奋的睡不着,湿润的眼睛带着爱意盯着墙壁,仿佛能看到一墙之隔的迪诺一般。

 

  (2)

 

  迪诺躺在床上有些辗转反侧,他不确定自己白天的表情是否得体,笑容是否完美,声音里的颤抖有没有其他人听出来。

 

  只要看着尚且年幼的师弟就会感觉心里热热的,这种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并不确定,这是不能宣之于口的感情,不管是基于哪个方面都是如此,小师弟年幼且继承了彭格列,作为一个家族的boss他并不能如此任性将自己的私人情感混入其中。

 

  同为男性,比起爱情,他们更健康的关系应该只是维持在这种,亲近又不够亲昵的师兄弟关系。

 

  本该是,如此的。

 

  只是情感这种东西又怎么能被人所控制呢?

 

  他只是个废柴,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控制不了像是一锅热粥一样,滚烫着溢出的情感,但好在他年长一些,总是多少能将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

 

  等到寂寥无人的深夜,再将活蹦乱跳的心脏放出来乱蹦,满满都是对着少年的情意与喜爱。

 

  迪诺深深嗅了一口身上的气息,像是太阳一般暖洋洋的,又像是柑橘一般清冽的味道,和阿纲一样的味道。

 

  脑海里又浮现了少年的身影,可爱的、柔软的、炙热的笑,就明晃晃的挂在他的心头上,成为他心率过快的元凶。

 

  身体的某些反应忠实的传达了自己的心意,他朝下探去,身体服从于某种感觉,可是又在心底忍不住唾弃自己的无耻。

 

  这样下去,就无法掩盖自己的情感了。

 

  

 

6.痛感(史卡鲁27)

 

  可恶的reborn,下次一定要打败他。

 

  虽然年纪不小了,可男人的身上还是带着点幼稚和莽撞,明明打不过那家伙还每次嘴硬着往上冲,就算诅咒彻底解除之后也是如此。

 

  他不会死,但是他怕疼。

 

  脸上的刺青和串得环看上去凶悍又吓人,只是眼眶里滚着点晶莹的液体硬撑着不掉下来,显得有些可怜。

 

  身上的伤口还泛着丝丝血,reborn明明是晴属性,可攻击起来却活生生像是岚的分解,史卡鲁碰了碰外翻的伤口,大股的血液早就被止住,在清水的冲洗之下只剩粉色的嫩肉和星星点点的红色。

 

  好痛啊。

 

  “好痛啊。”

 

  他抬头看去,看到了reborn的小弟子,穿着校服,一身的伤,不知道是和谁打了一架衣服都有些破破烂烂的。

 

  “哎?我记得你是……”他挠了挠头,满脸的蠢相,“是史卡鲁吧?”

 

  “是本大爷。”

 

  史卡鲁撇了撇嘴,本不想搭理对方,可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态度嚣张又冷淡,要是reborn看到少不了又是一顿揍。

 

  少年彭格列软乎乎的像是只兔子,看到他撩起的衣袖忍不住惊呼道:“你的伤口!”

 

  他并不想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是在这么一只兔子的面前,虽然他的战斗力惊人,但单看外表着实还是让人不太适应,史卡鲁放下自己的衣袖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等等!”reborn的学生拉住了他,“很痛吧……”

 

  他一顿,有些不知道面对很久没有碰到过的场景,有些愣愣地呆在原地,任由对方拉起他的衣袖查看伤口。

 

  “肯定很痛吧。”沢田纲吉也撩起自己的衣袖,“和我一样呢。”

 

  少年的身上也有着新鲜的伤口,更像是某种钝器击打所致的,不致命,却恢复得慢,钝钝的痛感随着身体的活动就传递到大脑。

 

  除此之外是更多的旧伤,刀伤,灼伤,各色的伤痕出现在这个过分年幼的孩子身上,他现在却还是能笑着和他说话。

 

  “要处理一下,我带了简易的急救包,让我来帮帮你吧。”

 

  他又扬起了那种笑容,怯生生的又如此的耀眼,仿佛日光一样将疼痛与阴霾驱散。

 

  史卡鲁吞咽了一下口水,莫名紧张起来,他少有的安静,直愣愣地跟着沢田纲吉坐在阶梯上,看着对方毛茸茸的头顶一抖一抖的小心给他处理着伤口。

 

  如果抢走reborn的学生,我还能活着吗?

 

  他的脑海里只有这个疑问。

 

  

 

7.技术宅(+127)

 

  为什么最后会变成技术宅拯救世界啊?

 

  还是个少年的入江正一扶了扶眼镜,接收到了来自未来的记忆,自己先前放置的一切陷阱都是来自未来自己的指示什么的,召唤拥有无限可能的少年去未来与大boss战斗什么的。

 

  未来的我,已经变成不得了的黑手党技术宅了啊!

 

  入江正一揉了揉脑袋,有些头痛,自己确实喜欢技术方面的东西,未来也想要朝着科学家去努力。

 

  可到底是哪一步走偏了,自己竟然会加入黑手党,而且还是碟中谍,为了世界不被毁灭所以做了这些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就是我的未来吗?

 

  说实话,并不是讨厌这样的未来,只是还有些无法接受身份的快速转变,他又想起从未来传输来的记忆里的沢田纲吉。

 

  那个并盛的风云人物,每天都有新的事件发生在他身边,没有得到记忆的时候,只是感到有些麻烦,而自己并不想要卷入这场麻烦之中。

 

  没想到十年后的自己,就处在暴风中心,和那个沢田纲吉一起计划了这一场贯穿十年的庞大棋局。

 

  未来的记忆清晰明了,或许连自己的一部分心情也传递了过来,那种对少年深深的仰慕和信任,从未来的自己传递而来。

 

  突然感觉有些心痒痒的。

 

  入江正一走出了家门,他走在熟悉的巷口,沢田纲吉的必经之路上,说不明白自己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莫名的很想见见对方。

 

  不是在记忆里,而是鲜活的,沢田纲吉。

 

  带着突如其来的深厚羁绊,他碰到了鲜少一个人走在路上的少年,对方双手拎着购物袋,大概是去帮妈妈跑腿购物。

 

  突然地,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是先自我介绍,还是直接打个招呼?

 

  现在的他们可没有未来那样亲厚,并肩作战的回忆都是未来的自己,现在自己又能站在什么立场去和对方打招呼呢?

 

  “正一?”

 

  还没等自己胡思乱想完,对方就朝着自己打招呼,软乎乎的头发顺着步伐一颤一颤的,和记忆里一样鲜明可爱。

 

  “那,那个……纲吉。”

 

  入江正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撇过头去,不大敢看向对方,他甚少会如此亲昵的称呼别人,这让他有些羞怯。

 

  “要去我家吗?”少年发出了邀请,“正好大家都在,去未来的大家。正一也收到了彩虹之子的礼物吧,我猜你一定会想见见大家。”

 

  “我,可以吗?”他不确定,入江正一还是有些过去和未来,自己的羁绊并不是现在的自己创造出来,这样去霸占别人的成果真的可以吗?

 

  沢田纲吉似乎有些疑惑,他歪了歪脑袋:“当然可以!正一早就是我们的伙伴了,不是吗?”

 

  他笑起来,比在记忆力的要好看许多。

 

  记忆里的纲吉总是拧着眉,笑得少,沉重的担子压在他一人身上,他总是担忧着大家的性命,却毫不在乎自己。

 

  他突然想明白了些事,一些对于现在的他至关重要的事情。

 

  自己大概是喜欢着纲吉的笑容的。

 

  所以,新的未来让我来保护他吧,以技术宅的方式去保护他。

 

  入江正一快走两步,拿过对方一只手上的购物袋,脸色微微泛着些许的红,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那,就麻烦你了,纲吉。”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是,未来麻烦你了正一。”沢田纲吉带着对方朝家走去,“不管是哪个未来都是。”

 



——tbc


我很喜欢炒冷饭(指冷cp)

【all27】今天也是爱沢田纲吉的一天

一些冷cp的小段子,本期含量4827、5127、风27、D27

以后或许会持续产出这种碎片画面的小段子


1、机械与你(斯帕纳纲

 

细说起来,他和斯帕纳并不是认识很久,但交情却足够深刻。

 

他是某种特殊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身份定位的不同,斯帕纳有别于他的伙伴和身边的任何一人。

 

金发碧眼的机械师总是对机械足够狂热,这一份狂热的范围不知怎么也顺带把他圈了进去。在沢田纲吉被告白的那一刻,他整个人还是懵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对方的喜爱。

 

直到真的和斯帕纳在一起,他也不能确定,这份突如其来又格外深刻的情感,到底是源自于对自己本身的喜爱,还是对自己力量的狂热。

 

沢田纲吉想不明白,只是老老实实坐在工作室的一角,看着对方格外认真的捣鼓那些机械。那种认真的神色和告白时的如出一辙,碧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像是闪闪发光的宝石,连带着眼底的自己也在闪闪发光,或许是被蛊惑了也说不定,所以就那样轻易地答应了对方的告白。

 

这是今天他吃完的第五根草莓味棒棒糖,扳手形状的糖果酸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沢田纲吉舔了舔嘴唇,感觉舌苔有些麻木,大概是吃多了糖的缘故。

 

一根棒棒糖需要一个小时在嘴里化完,今天的约会时间在五小时。

 

他抽出嘴里剩下的小棍,扔到垃圾桶里,斯帕纳还是在折腾那些机械,他凑过去看了看,只觉得眼前有些发晕,复杂的图纸和内部结构他一点儿也不明白。

 

对方一旦进入了工作状态没人能打断这一切,但意外的是,对于沢田纲吉的忍耐度总是出奇的高。似乎是感受到了肩膀处传来的热源,斯帕纳伸手摸了摸少年彭格列的脑袋,毛茸茸的手感很好,比起他喜爱的机械来说,是另一种独特的爱。

 

少年随着自己的本心蹭了蹭机械师的手,原本被冷落的心这一刻突然地就被酸甜的草莓味填满。

 

他坐得离斯帕纳更近了一些,又拆了一根糖果塞到口中,口中的甜味和心底的甜味一起传递到了脑中。

 

今天的约会时间,再增加一根棒棒糖吧。

 

 

2、猫咪与狮子(5127微5927)

 

当听到狱寺明显的指控时,沢田纲吉呆立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他的岚守语气里带着点委屈和落寞,指控他对古里炎真过分的亲昵了,自己作为十代目的左右手,竟然被一个外人比了下去,实在是羞愧。

 

彭格列未来的首领还不太习惯于面对这种场景,嘴巴笨得不知道怎么开口。半晌才挤出一句,炎真君不是外人。

 

惹得他的岚守更加的低落,似乎自己的左右手之位下一刻就要被西蒙家族的首领抢去。

 

 

古里炎真喜欢猫,他总是会去喂公园里的野猫,只是他的投喂总是有明确的目标的。

 

无论去多少次,无论看到多少只漂亮的野猫,他永远只投喂那只身材瘦小,胆子也不大,只有一身浅棕色的皮毛算得上靓丽的小猫。

 

他照例放下粮食,走远了些,隔着五米的距离看着有些害怕的小猫逐渐靠近粮食。浅色的眼睛看着他,带着点怯懦和一丝浅淡的信任,古里炎真觉得它很像一个人。

 

只是那人并非是一只猫,而是一只还未成年的幼狮,目光柔和又坚定,并非是猫的样子。但私下与他在一起时,又和这只猫如此相似,对方的怯懦和信任似乎都留给了自己,就像是刺猬把柔软的腹部交给信任的人一样。

 

这种特殊对待,古里炎真很喜欢,非常喜欢,纵使狱寺隼人再过恼火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3、一百日元(风纲

 

他们的初次见面,或许比沢田纲吉想象中的更加早一些。

 

在回家必经之路的包子摊上,他曾买过一个包子,或许说是买也不太恰当。自己丢三落四的接过包子才发现钱包不见,找遍了浑身上下的所有口袋也没能找出哪怕一百日元。

 

手中的包子烫的他有些慌张,窘迫的感觉让少年耳朵尖都开始发红,他拿着包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对方似乎发现了少年的困境,温润如玉石一样的声音从过高的领口传来,没关系的,报酬下次再给也没问题。也不给沢田纲吉拒绝的机会,就推着车走远,少年拿着包子发呆,趁对方完全走远之前大喊着道谢,说着下次一定会补上,只可惜再也没见过那个小摊。

 

时间一天天过去,沢田纲吉路过那条路的时候总还是会停下来张望一番,手里捏着的一百日元有些发烫,但最终没有给出去的机会。

 

风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超直感久违的发出点动静,他听到对方的声音,是记忆里如玉石一般温润又好听的声音。

 

少年张着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作为开头,脑子里搜寻了半天,最终说了句:包子很好吃。

 

不出意料的听到了对方的笑声,只是那并非是嘲笑,而是单纯的觉得他有些可爱。

 

沢田纲吉摸了摸口袋,从兜里掏出一个被他的体温捂得滚烫的一百日元,递到了风的面前。

 

对方收下了那枚硬币,又笑着添上一句,谢谢光临。

 

少年只是看着对方的脸,看着那双眼,莫名脸就发烫起来。

 

 

4、年长者(D27)

 

稍微放松一点也可以哦。

 

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莫名有些鼻头发酸,眼眶也涩得厉害,不出意料的眼泪滑落下来。他胡乱得抹去脸颊上的泪水,带着婴儿肥的脸被揉搓的一片红,只是他仿佛感知不到一般,用力的擦拭着泪水。

 

面前成熟的迪诺师兄,不像从前那样手忙脚乱的围着他,意外的,只是看着他笨拙的哭泣,最后将他紧紧抱住。

 

对方的体型比沢田纲吉大很多,能够完全将少年揉在自己的怀里,用密不透风的温柔抚慰着他。

 

来到未来之后,十四岁的少年突然就要面对如此多沉重的事实,压在他身上的担子比大家想象的还要重,沢田纲吉总是把一切的痛苦和伤害自己一人去抗。

 

这并不是个好习惯,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没人能帮得了他什么,只能用无数的训练与战斗去麻痹沉甸甸的心。

 

沢田纲吉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护好大家,要打到白兰回到过去,这导致他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在紧绷着,有时甚至觉得呼吸困难。

 

可现在呢?自己心头那根绳被迪诺师兄的一句话就给绞了个稀碎。

 

少年揪住对方的衣服,哭得怎么也停不下来,所有的委屈与害怕都顺着眼泪抹到了对方的身上。

 

迪诺不做声,只是抚摸着少年的后背和他柔软的头发,在这一刻用年长者的温柔陪伴在他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