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87227】战斗女仆的胯下果然也装备了武器!

是同一设定下的后续篇

上篇:战斗女仆的胯下也装备了武器吗? 

因为很喜欢穿着女仆装doi的情节所以做了!

全文5k6



纵然沢田纲吉已经知道了从小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巴吉尔是男性,战斗女仆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习惯。

 

  “巴吉尔,为什么还穿着女仆装呢?”小少爷停下了吃蛋糕的动作,咬着叉子看向跪坐在一侧的战斗女仆。

 

  明明是男孩子,一直穿裙子不会觉得奇怪或者难受吗?

 

  他有些困惑,最终还是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

 

  “在下已经习惯穿着女仆装了。”巴吉尔说着,又朝着沢田纲吉所在的方向侧了侧身,为他擦去鼻尖上沾着的点点奶油,“战斗很方便,武器也很好隐藏,大部分人会认为我是女性而轻视我的战斗力。”

 

  淡蓝色的眼眸就在他的面前停留,眼中倒映着沢田纲吉有些呆愣的样子,他有些看入了迷,沉溺在那片浅色的湖泊之中,像是失去了呼吸的能力,直到从湖泊之中浮起才感受到因为缺氧而过快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他不确定心跳过快的元凶是不是忘记呼吸所导致的,唯一能确定的大概是——

 

  就算巴吉尔是男孩子,他还是喜欢着对方这件事。

 

  巴吉尔看着脸色泛红的小少爷,淡淡笑了起来,他们从小就是一起长大,就连沢田纲吉是从哪一天成为一个男人而非男孩,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少年迷恋着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温柔,自己的陪伴,而自己明明知道一切却还是装作一无所知的继续陪伴在他身边,用对方喜爱的一切去牵绊住他。

 

  沢田家光曾经不止一次夸赞过他的天赋与聪慧,他好像对大部分事情都学得极为快速,不管是战斗也好还是情爱也罢。

 

  在他懵懵懂懂做了第一次梦的时候,他就确信了,自己对于小少爷的情感到底是怎样的。

 

  那并非是由着师傅胡闹所以才扮演战斗女仆,而是想要通过这一身份长久的待在对方身边,再用隐秘又热烈的眼神去爱恋对方。

 

  精心装扮成沢田纲吉喜欢的样子,温柔的、可靠的巴吉尔。

 

  迟钝又单纯的男孩看不出这隐晦的情感,也没有察觉到逐渐逼近自己的,在女仆长裙之下的危险武器。

 

  等到终于察觉到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许久,少年身姿抽长,列队也终于不用和女生站在一块儿。

 

  巴吉尔照例穿着女仆装站在校门口等着他,春风微微吹动洒落一地的樱花,沢田纲吉拿着结业书从礼堂里走出来。

 

  他走得有些急,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那个人,手心里攥着什么东西,看到永远是黑白二色的女仆装就朝那个方向跑去。

 

  正午的阳光就算在春日里也有些热了,太阳烤的他脸色微微发红,额角也沁出了点晶莹的汗。

 

  少年一点也不在乎,只是朝着他的战斗女仆跑去。

 

  站在樱花树下,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微微喘着气,就这样看着对方,然后伸出了攥着东西的那只手。

 

  他捏的很用力,似乎是怕手心里的东西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消失,等到巴吉尔的目光被攥紧的拳头吸引他才缓缓张开有些泛白的手掌。

 

  一个小巧的纽扣躺在手心。

 

  巴吉尔看到掌心也有细密的汗,在阳光下闪着光。

 

  “这是我校服上的第二颗纽扣。”那应该不是错觉,沢田纲吉的脸色更红了些,“我想送给你,巴吉尔。”

 

   沢田纲吉低垂着头有些不敢看向对方,他骨子里还是个胆小鬼,不敢直面对方的表情到底如何。

 

  直到微微发凉的手指从他的手心拿走了那枚纽扣,他才抬头看去,巴吉尔的过长的头发被风卷起,蓝色的湖泊里飘满了粉色的樱花。

 

  “沢田殿下,我也喜欢你。”

 

在漫天飞舞樱花雨之中,他听到被风送来的回应。

 

 

 

  少年的热恋总是黏糊糊的,原本就天天待在一起,关系确定之后更是很不得成为连体婴儿。

 

  就算是酷暑之时也是如此,沢田纲吉穿着短裤坐在走廊边,身边放着一碟子西瓜和不断吹出热风的老式风扇。

 

  巴吉尔照例穿着黑白二色的女仆装,只是这次他坐在了小少爷的身边,他们挨得很近。

 

  近到纯棉材质的女仆装都被两人的汗水给湿透了,谁也没说一句分开,沢田纲吉拿了块西瓜,慢悠悠撒了点盐啃了一口,又递到巴吉尔的嘴边。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到最后吃的到底是糖分过高的西瓜还是对方的口水都很难说清。

 

  情动的少年就算在闷热的下午也抵不住来势汹汹的情欲,不知道是哪一步做的不对。

 

  或许是因为那块西瓜的汁水从手掌向下流到手肘,也可能是胸前被汗水浸湿到透明的一小块衣服。

 

  巴吉尔像是从前的每一次一样拉过小少爷的手想为他擦去西瓜淡粉色的汁水,可又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尽相同。

 

  他伸出艳色的舌头,从拿着西瓜的那只手掌开始清理。

 

  舌面舔过掌心的每一寸,掌心的纹路也逃不过被细细清理的命运,他舔得认真,粗糙的舌苔在敏感的掌心缓缓移动着。

 

  沢田纲吉涨红着一张脸,浅棕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眨也不眨的看向对方的动作。

 

  巴吉尔低垂着眼睛,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好看眸子,只能偶尔在他舔弄手掌时才能看到星星点点的蓝色。

 

  掌心清理干净之后,便是指缝了,灵巧的舌尖滑过少年的每一个指缝,品尝到甜腻的味道,带着西瓜的清爽又附带着沢田纲吉独有的味道。

 

  今天的巴吉尔很不一样,以往他总是利落的,快速的处理好一切,而今天的清理格外的漫长。

 

  沢田纲吉觉得天气更热了,明明太阳已经快要下山,怎么会比正午的日头还要热。

 

  他微微喘着气,眼前也有些模糊,心跳更是快得不行。

 

  可能是中暑了。

 

  少年安慰自己,却没有起到半分成效。


……


全文wb:南瓜又吐了_

【0723巴吉尔纲24h/5:00 5H】战斗女仆的胯下也装备了武器吗?

巴吉尔生日快乐!🥳🥳🥳

《战斗女仆的胯下也装备了武器吗?》

战斗女仆巴吉尔x小少爷阿纲

非原著向设定

 

 

  巴吉尔进入沢田家的时候年岁还很小。

 

  清秀的脸庞还没带着点婴儿肥,亚麻色的头发有些稍长,甚至落在肩膀上,发丝有些凌乱,淡蓝的眸子就从发丝的缝隙泄出来。

 

  见惯了亚洲人或黑或褐色的眼睛,再乍一看巴吉尔,彼时还年幼的沢田纲吉就移不开了眼睛。

 

  他甚至脸色有些微微泛红,看着这双蓝色的眼睛,他就会想起存放在糖果盒里的,他最爱的一颗玻璃弹珠,也能勾起他记忆里带着咸味的海风。

 

  这双眼睛真好看啊。

 

  小孩只想再多看看这样的眼睛,就连原本胆怯羞涩的性格也被压下了几分,原本躲在年长者身后的小孩大半个身子都探出来了,只是仔细盯着对方端详。

 

  浅褐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许久才察觉到自己的失礼,羞怯的笑了笑又躲到母亲的身后,只是视线还是忍不住盯着那个和他差不多岁数的孩子看去。

 

  巴吉尔那时候穿得中性,沢田纲吉甚至分不清对方到底是男是女,只是因着对方清秀的脸庞和好看的眼睛就下意识的认定对方是个女孩子。

 

  那天晚上,他罕见的主动向父亲问起那个人是谁,小孩奶声奶气的问,那个蓝色眼睛的女孩是谁,以后会住在我们家里吗?

 

  沢田家光愣了愣才察觉到儿子讲的是谁,他向来喜欢逗弄孩子,没有说明巴吉尔是自己的弟子,只是说着那是给他找的战斗女仆,因为阿纲会被小狗追着满院子乱跑。

 

  小孩气得鼓起脸颊,用被子盖住了整个脑袋,过了半晌又想起,这确实是事实,他把被子扯下来了一点,只露出一双滴溜溜转的眼睛。

 

  “那她什么时候来找我?”他有些期待,那双蓝天一样的眸子简直撞进了他的心窝窝里,他还想再多看看巴吉尔的眼睛。

 

  沢田家光恶趣味上头,就顺着儿子说,明天他的战斗女仆巴吉尔就会出现在他面前了。

 

  他抚摸着小孩柔软的头发,催着他快些睡着,这样才能早点看到巴吉尔,要是不乖巴吉尔说不定就不乐意来了,吓得小孩紧紧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发着颤,整个脸都绷紧着努力入睡。

 

  恶劣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和巴吉尔说的,第二天早晨巴吉尔就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女仆装出现在了日式庭院里。

 

  黑色的长裙贴身穿在身上,外头套上一件带着花边的白色围裙,巴吉尔就被送到了沢田纲吉的门口。

 

  小孩一睁眼就是跪坐在被褥边看着他的战斗女仆,他甚至又把眼睛闭上用力眨了眨,才从被窝中跳起来。

 

  巴吉尔蓝色的眼眸离得他很近,就在卡在极限的社交距离,他甚至能看清对方明显不同于日本人的浓密睫毛和有些杂乱的同色系眉毛。

 

  “请多指教,沢田殿下。”他说话声音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偏中性的声音配上他清秀的脸,几乎瞬间就让沢田纲吉脸色有些泛红。

 

  “请……请多指教……”他磕磕绊绊的说完这句话,才感受到自己脸颊上泛着不同寻常的温度。

 

  沢田纲吉留下一句他去洗漱,就丢下巴吉尔朝着房间外跑去。

 

  等到他终于洗漱完毕,修整完自己雀跃的心情,再回来时,原本摊在地上的被褥已经被叠好收入了壁橱之中。

 

  从那天起,巴吉尔真的遵循了战斗女仆的职责,沢田纲吉去哪他就跟到哪,偶尔没有跟随,那也是被沢田家光抓去练习战斗能力。

 

  为了升级战斗女仆。

 

  沢田家不靠谱的父亲对于这种行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小孩有时候会跟着去看两眼,但最终总是会悻悻而归,他完全不理解父亲和巴吉尔在做什么。

 

  但巴吉尔的强大毋庸置疑,沢田家虽然并非什么富贵人家,但祖上留下来的道场和剑术流派也足以让沢田纲吉成为一个金贵的小少爷。

 

  就算再怎么注意,也还是会有不少人盯上这个看上去就单纯又丝毫没有战斗力的小孩。

 

  有次两个小孩一起偷偷溜出家门,沢田家上下找了一圈,最终看到了刚走到大门口,浑身是血的巴吉尔和在他背上睡得安稳的沢田纲吉。

 

  他把小少爷从背上放下,整个人就算满身都是血也半点事情没有,依旧站得笔直,眼睛也仍是清透的蓝色。

 

  沐浴一番之后,敌人的血液全部被洗去,换了身女仆装的巴吉尔又跪坐在沢田纲吉的被褥边,看着小少爷恬静的睡颜,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等到沢田纲吉醒来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眼前的巴吉尔恍惚间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一般,可是看到巴吉尔被削短的一节头发才意识到那确实是事实。

 

  战斗女仆的身上半点伤都没有,沢田纲吉不放心硬是把人拉去了父亲那,得到了确切的答案才肯罢休。

 

  他罕见的要求,自己也想要学习剑道。

 

  “我只是不想让巴吉尔因为我受伤。”

 

  十岁出头的小孩还没完全开始发育,声音都还带着点奶气,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为一个可靠的家伙了。

 

  沢田家光当然乐于接受儿子突然地转变,于是练级的就不只是战斗女仆一人了,还连带着他的小少爷也一同进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沢田家光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剑道天赋。

 

  那时候小少爷已经十四五岁了,他发育的晚,至今还是可以完美混在女生堆里看也看不出。

 

  就连身为女生的巴吉尔都比他要再高上半个头,战斗女仆这些年快把级数都给练满了,就算是长款的复古女仆装也挡不住身上的肌肉曲线。

 

  沢田纲吉也想过巴吉尔作为一个女孩子是不是有些过于强壮了,可是又想到对方是战斗女仆,也就压下心头的疑惑。

 

  少年曾经好奇过战斗女仆的武器都是存放在哪里的。

 

  巴吉尔大大咧咧的拉起自己的围裙,露出绑在腰上的软鞭,又撩起自己宽大的裙摆,露出鲜少晒到日光的腿部。

 

  白皙的肌肤上穿戴着黑色的皮带,两只腿上都绑着各色不同的武器,甚至连靴子的底部都是特制的,特意加了层刀片,只要用力飞踢,刀片就能弹出成为杀人利器。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能存放武器的地方,巴吉尔刚准备继续讲解,就看到捂着眼睛耳尖泛红的沢田纲吉。

 

  少年结结巴巴的说着,稍微注意一下,这不是可以给我看到的吧。

 

  青春期的小少爷,第一次懵懂的爱恋大概就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巴吉尔,对方温柔又强大,总是保护自己又安慰自己,似乎喜欢上这样的女孩子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当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把腿露出来给自己看时,沢田纲吉难免觉得有些羞涩,他还太过纯情,甚至不敢多看两眼,只看到白得晃眼的大腿和深色的皮革绑在腿上,便再不敢看去。

 

  巴吉尔只当是小少爷太过羞涩,便也顺从的放下裙摆,放弃了武器展示的时间。

 

  有时候沢田纲吉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只是开着道场的父亲能招惹来这么多的仇家,他和巴吉尔被一群带着武器的家伙追得到处逃窜。

 

  几年的练级生涯虽然没有让他变得多强大,但至少逃跑的时候敏捷度和耐久度都加强了不少。

 

  只是今天追着他的家伙,明显不是会轻易放弃的那类人,他能听到对方的军用靴踩在地上的声音。

 

  哒哒哒……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水泥厂里,像是敲打在他的心上一般,他回忆起这家伙夸张的肌肉和身上携带的武器就觉得浑身发麻。

 

  其他的人都被甩掉,只剩下这个看着就极为强大的男人还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对方明显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搜寻得快速、仔细,几乎无法让沢田纲吉在废弃的工厂里更换躲避物。

 

  他和巴吉尔跑散了,战斗女仆去解决那一群追着他们跑的小喽啰,而他目前的支线任务就是拖住这个男人的步伐。

 

  主线任务,自然是保护好自己。

 

  沢田纲吉放缓呼吸,期望着能再撑久一点,不管是自己发送的短信叫来的援兵还是巴吉尔解决了另一边赶过来,都需要足够的时间。

 

  为了减小声音,他尽量少的移动位置,但就算如此,绕了对方这么久也是极限了。

 

  他还是被看到了!

 

  暴露的是一片飘散在空中的衣角,鞋子叩击地面的声音朝着他的方向而来,越来越近,急促的脚步声和他的心跳声几乎是同一节奏。

 

  跑!

 

  沢田纲吉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他朝着工厂大门的方向跑去,只希望能再拖延一会,至少要拖延到巴吉尔来找他为止。

 

  或许这是他此生跑得最快的一次了,难得废柴属性没有爆发,没摔跤没迷路,少年看到工厂的大门就在面前,只差一步就能离开这里。

 

  只是身后的恶魔也赶到了,高大的男人一伸手就抓住了少年的帽子,领口卡在脖颈处,一瞬间的惯性让沢田纲吉甚至感觉到脖子都要断了。

 

  他止不住咳嗽起来,眼眶发红,眼泪聚集在眼眶里,让整个眼睛蒙着层湿润的水汽。

 

  对方脸上有些刀疤,双臂乃至脖颈都是满满的刺青,眼神看上去凶恶又不好惹,他抓着瘦弱的少年,甚至感觉下一秒就能掐死他。

 

  似乎是笃定少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他甚至没有着急做些什么,只是一手捏住少年的后颈,叼着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

 

  猩红的烟在他的呼吸之间被点亮,等到快要烧到烟屁股时,他才准备动手,将猩红的烟头往沢田纲吉的身上按去。

 

  还未等到他开始,染了一身血的战斗女仆就登了场,一脚就干脆利落的踢开了男人的手和他手中的烟头。

 

  银色的光芒带着死亡的气息朝着男人的颈动脉划去,只是可惜被格挡住了这次的进攻。

 

  他似乎意识到巴吉尔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果断把捏在手上的沢田纲吉往边上一扔就开始和巴吉尔全身心的战斗。

 

  纵然对手的块头和力量都要大上许多,但战斗女仆仍然不落下风,他敏捷又危险,像是跳舞一般转动着宽大的裙摆,撑起一个半圆,在裙摆之下隐藏着的是无限杀机。

 

  双方打得难舍难分,沢田纲吉连眼睛都快要跟不上,但还是能确定自己的战斗女仆绝对是占了上风。

 

  巴吉尔身上的血更多了,男人的血溅了他一身,甚至溅到了他浅色的头发上。

 

  战斗持续了许久,最终还是以巴吉尔的胜利作为结束。

 

  只是战斗女仆的衣物被对方的利刃划得有些破破烂烂,沢田纲吉看到对方白皙的肌肤从包裹严实的女仆装底下泄露出来。

 

  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听到身后急促的滴滴声。

 

  巴吉尔拉着他往外跑去,将小少爷压在自己的身下护了个结实。

 

  等到爆炸的风波消散,沢田纲吉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巴吉尔压在了身下,只是总觉得有些怪异。

 

  巴吉尔的身体好像硬的过分了,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的触感,虽然他也没有接触过太多其他的女孩。

 

  但和妈妈的怀抱不一样,不柔软也不纤细,仔细感觉,骨架甚至比他还要大上一圈。

 

  “您没事吧,殿下。”战斗女仆从小少爷的身上离开,将他拉起来,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身上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裙子,在爆炸的冲击波下愈发破烂起来。

 

    甚至遮不住他的重点部位,等察觉到沢田纲吉呆滞的视线时,他才意识到这一点。

 

    小少爷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又或是不能盯着女孩子的隐私部位看了。

    

    他的视线全都被对方的平角内裤和明显凸起的一块给吸引了。

 

    这到底是什么?

 

    即便心底已经有了答案,他还是忍不住心存希望,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又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沢田纲吉咽了下口水,眼神还是错不开那个部位。

 

    “战斗女仆的胯下也装备了武器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