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4)

4.

 

还好reborn不在总部。

 

即便到了如今也还是害怕老师的boss在心中默默想着。

 

坐在回程车上的沢田纲吉默默叹了口气,忍不住头痛这段时间该怎么办,如果多来几个像隼人那样反应巨大的,他真的遭不住啊!

 

总之先顺其自然吧。

 

佛系摆烂的沢田纲吉想着。

 

看着就在面前的彭格列总部,沢田纲吉的总觉得不要进去会比较好,但是工作都积累在办公室内……

 

在权衡了直面下属的奇怪态度和没有完成工作被reborn知道的事情后,沢田纲吉还是选择进了总部。

 

他忐忑地走进大门,门口执勤的还是盖尔,对方用闪着光的眼睛看着他,双颊带着点红晕,说实话这个表情一点也不适合对方。

 

沢田纲吉打了个寒颤,朝他点了点头就快步离开想要回到办公室内。

 

盖尔这次倒是没有激情告白,但他双手捧着冲锋枪放在胸口还雀跃的小跳了几下的动作和神态,比起刚刚的状态更加让沢田纲吉接受不能。

 

如果我有罪,应该让警察制裁我,而不是让我看这种场面。

 

来自被口水呛到痛失boss形象的彭格列十代目客户端。

 

沢田纲吉迅速地收回了目光,打算今天就这样仰着头走进办公室去,希望以此来逃避这样富有冲击感的画面。

 

好在进入内部后,大多的人状态也不是十分的离谱。

 

只是一路上收到了一堆敬慕的目光罢了。

 

至于其中混杂的几句“十代目我要给你生猴子!”则被沢田纲吉下意识过滤掉了。

 

彭格列总部的场景像是什么粉丝见面会的现场一般,十代目首领维持着微笑,左右挥着手,两个下属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

 

索性总部的走廊足够宽敞,不至于造成交通堵塞。

 

沢田纲吉从未觉得回办公室的路有那么长,已经笑得脸都要抽筋了,他加快了步伐,几乎像是冲着会办公室。

 

即便如此还是在路上听到了一些女性成员的声音。

 

没办法,在一堆粗狂的男声之中,那几道带着尖叫的女声实在是太明显了。

 

“我要保护boss!”

 

“boss好可爱!”

 

“boss什么时候和雾守困告!”

 

“你说什么!Boss肯定是要和岚守大人在一起的!”

 

“可恶!雨守大人才是好男人!又会做饭又会保护boss!”

 

“在说什么呢你们!全部收进boss的后宫就好了!”

 

为什么我一定要和男人在一起啊!!!

 

还都是我的守护者!

 

怪不得你们总是默默盯着我一起讨论,原来是在嗑cp吗!?

 

可恶!就不能嗑我和女孩子的cp吗呜呜呜……

 

沢田纲吉心里呜呜呜,脸上笑嘻嘻,还抬着头往办公室的方向前进,完全没注意到前面的路上有个人。

 

他直直的撞上那人强壮的身体,因为抬着头的缘故,有些站不稳的晃了几下。

 

那人拉住他的手,将沢田纲吉拉到了自己怀中。

 

“没事吧,阿纲。”

 

“我没事,欢迎回家,武。”沢田纲吉看着一周不见得好友,露出了一个并非营业微笑的真心笑容,“可以把我放开了吗?”

 

山本武没有回答,脸上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爽朗的笑容,手在沢田纲吉的腰间比了两下:“没有好好吃饭吗?感觉瘦了点。”

 

“没有吧,最近一直有在好好吃饭,可能是头疼的事情太多了,西区的莫利亚家族……”

 

很快被带偏的青年顺着他的话回答,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不动声色吃了豆腐的事情。

 

沢田纲吉一边和山本武说着,一边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那些下属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山本武看了他们一眼以后全都跑得没了影。

 

只剩下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

 

山本武一边揽着沢田纲吉的肩膀一边听着对方的抱怨,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

 

两人身高和体型的差距让山本武几乎是把他的首领搂在了怀里一般,沢田纲吉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的,只是看着笑得开心的山本武就知道对方绝对是发觉了这一点的。

 

“十代目!”

 

狱寺隼人站在走廊中间,表情糅杂了委屈、气愤还有嫉妒。

 

他握紧了拳头,不敢向前再多走一步,像是不相信他的十代目就这样被人亲热的搂在怀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此时,狱寺隼人和沢田纲吉的直线距离大约9.5927米。

 

恭喜岚守完全在被影响的范围内。

 

“十代目不是去研究院了吗?怎么会和他……”

 

狱寺隼人退后了小半步,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十代目欺骗他然后去找了别人。

 

沢田纲吉看着狱寺隼人都快要哭出来了,他也往前一步,离开了山本武的手臂。

 

“隼人,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狱寺隼人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泫然欲泣道:“抱歉,十代目,我不想再听到令我伤心的话了。很抱歉,我没办法祝福你们两个人。”

 

如果沢田纲吉看过琼瑶剧一定会忍不住吐槽,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过,此情此景,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吐槽。

 

沢田纲吉严肃起来:“隼人!”

 

“是!”

 

身体的本能让岚守迅速回归了正常状态,回应了首领。

 

“我刚刚从研究院回来,路上碰到了武,刚刚没有骗你。”沢田纲吉忍不住扶额,也不知道隼人到底怎么会影响如此巨大,武就没什么……

 

山本武拉过首领,这下是彻彻底底地抱在了怀里。

 

他笑着说:“不用狱寺的祝福,我和阿纲也会幸福的。”

 

沢田纲吉被守护者抱在怀里还没反应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了山本武的发言。

 

果然你也不对劲啊!!!

 

沢田纲吉下意识地朝着狱寺隼人看去,这次对方倒是……

 

不不不!状态完全不好啊!

 

奇怪的黑气从他背后出现了啊!感觉背后出现了什么地狱三头犬的恶灵!

 

沢田纲吉咽了口口水,又回头看去。

 

要命了。

 

这边背后也有恶魔啊!

 

“那个……武是开玩笑的,哈哈……”

 

完全不笑的这两个人!

 

这是什么啊超可怕的!!!

 

站在修罗场中心位置的沢田纲吉突然感觉后背一凉,右眼皮开始疯狂跳动,坏事了,感觉我的财产又要少一部分。

 

试图在一切开始之前就消除这次战争的首领挂着嘴角抽搐的笑容走到了两人中间:“隼人……”

 

“十代目……是我不够好吗?”狱寺隼人邹着眉头,如湖一样碧绿的眼睛又起了层层波澜,“已经不需要我了吗?”

 

“不是的……隼人你别这么想,话说这种眼神攻击也太犯规了你。”沢田纲吉捂住眼睛不敢面对岚守的忧郁美男和委屈狗狗的双重攻击。

 

他转头,想劝劝看另外一个守护者。

 

“武……”

 

“阿纲是我的哟~”

 

沢田纲吉继续捂脸,看来今天谁也救不了我的钱包了。

 

这个波浪号为什么会在我家出现,这不是隔壁密鲁菲奥雷的特产么?

 

沢田纲吉累了,沢田纲吉决定让自己的大脑休息一会,不去计算这两个人打起来自己会因此损失多少财产。

 

两个人还在原地对峙,沢田纲吉看到的幻觉越来越不得了了,两个人的身后都出现了奇怪的影子,大战一触即发。

 

“天凉了,该让隼人和武的工资充公了。”

 

首领额头燃起死气之火,火焰不规则的跳动着,他双手贴在墙面上,一层晶莹的冰顺着墙面延伸到整个走廊上,加固了这整个走廊。

 

随后,沢田纲吉就迅速开溜。

 

他可不想夹在这个状态的他们俩中间,两位左右手像是年龄一下子小了十岁,在争夺喜欢的玩具一样争夺自己。

 

虽然心智像是变小了,但是两个人的武力值可一点都没有减少,按照他们戒指上火焰燃烧的程度,估计现在的战斗力还要增加了不少。

 

果然愤怒让人变得可怕。

 

远离战场的首领又鸡贼的将自己的办公室大门也封上了,除非强力攻击以外,没人能打开这扇门。

 

沢田纲吉解开了两颗领口的钮扣,把西装外套甩在沙发扶手上,整个人毫无形象的摊在沙发上,连文件都不想去看。

 

青年突然坐起身,走到酒柜边仔细挑选了几分钟,最后打开了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冷藏好的,又顺带给玻璃杯里放上了球形冰块。

 

他现在急需冷静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得好好捋一捋。

 

打开瓶盖,沢田纲吉将瓶子内的液体倒入杯中,噼里啪啦气泡破裂的声音传来。

 

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哈!

 

果然还是要冰可乐啊!

 

沢田纲吉舒适的眯上了眼睛,耳边时不时传来爆炸声和惊呼声。

 

如果不是要自己出钱维修的话,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你好像很开心?”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沢田纲吉差点把嘴里的可乐喷出来。

 

他坐起身试图将桌上的可乐藏起来,但是很显然已经晚了。

 

沢田纲吉看着大开的窗户和站在窗口看着他的六道骸,咕嘟一声把可乐喝了下去。

 

“彭格列。”

 

坏了!忘记关窗了!

 

六道骸逆着光站在窗口,笑得还是像个反派。

 

此时,六道骸距离沢田纲吉10.6927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