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无法拒绝沢田纲吉的第二天

冷cp段子合集


  5.隐藏(D27)

 

  (1)

 

  青春期的情感总是汹涌又热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沢田纲吉的目光就无法从他的师兄身上移开。

 

  金色的头发,浅褐色的眼睛,即使在外国人之中五官也出众极了,声音低沉又富有魅力,虽然有时会不太靠谱,但是成年人的包容和特殊的魅力还是俘获了少年的心。

 

  他逐渐变得不能再直视对方,只是被那双眼眼睛看着就觉得皮肤发热,脑子乱糟糟的,就连耳朵也不能听到更多的话语。

 

  这着实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此浓烈的情感对着一个成年人,尤其对方还是和自己同样身为男性。

 

  如此过分的情感,少年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只能本能的采用最笨的办法,他将自己的情感压抑到最深处,装作自己的情感并不存在一样,只是把对方当做师兄。

 

  只是这样的办法到底不能遮盖多久,情况逐渐发展得更糟糕了,只是和迪诺处在同一个空间之中,就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氧气一般,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作为同盟家族,他们总是时不时会面,迪诺甚至会在沢田家留宿,这在从前是无比正常的事情,只是如今察觉了自己的心思后,这在少年的心里多少存放了点别的意思。

 

  迪诺先生住在我的家里,和我用着同样的沐浴露,在同一个浴缸里泡过澡,这是不是说明他的身上沾了我的味道呢?

 

  少年缩在床上,面朝着墙将自己发红的脸色隐藏在黑暗之中,他有些亢奋的睡不着,湿润的眼睛带着爱意盯着墙壁,仿佛能看到一墙之隔的迪诺一般。

 

  (2)

 

  迪诺躺在床上有些辗转反侧,他不确定自己白天的表情是否得体,笑容是否完美,声音里的颤抖有没有其他人听出来。

 

  只要看着尚且年幼的师弟就会感觉心里热热的,这种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并不确定,这是不能宣之于口的感情,不管是基于哪个方面都是如此,小师弟年幼且继承了彭格列,作为一个家族的boss他并不能如此任性将自己的私人情感混入其中。

 

  同为男性,比起爱情,他们更健康的关系应该只是维持在这种,亲近又不够亲昵的师兄弟关系。

 

  本该是,如此的。

 

  只是情感这种东西又怎么能被人所控制呢?

 

  他只是个废柴,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控制不了像是一锅热粥一样,滚烫着溢出的情感,但好在他年长一些,总是多少能将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

 

  等到寂寥无人的深夜,再将活蹦乱跳的心脏放出来乱蹦,满满都是对着少年的情意与喜爱。

 

  迪诺深深嗅了一口身上的气息,像是太阳一般暖洋洋的,又像是柑橘一般清冽的味道,和阿纲一样的味道。

 

  脑海里又浮现了少年的身影,可爱的、柔软的、炙热的笑,就明晃晃的挂在他的心头上,成为他心率过快的元凶。

 

  身体的某些反应忠实的传达了自己的心意,他朝下探去,身体服从于某种感觉,可是又在心底忍不住唾弃自己的无耻。

 

  这样下去,就无法掩盖自己的情感了。

 

  

 

6.痛感(史卡鲁27)

 

  可恶的reborn,下次一定要打败他。

 

  虽然年纪不小了,可男人的身上还是带着点幼稚和莽撞,明明打不过那家伙还每次嘴硬着往上冲,就算诅咒彻底解除之后也是如此。

 

  他不会死,但是他怕疼。

 

  脸上的刺青和串得环看上去凶悍又吓人,只是眼眶里滚着点晶莹的液体硬撑着不掉下来,显得有些可怜。

 

  身上的伤口还泛着丝丝血,reborn明明是晴属性,可攻击起来却活生生像是岚的分解,史卡鲁碰了碰外翻的伤口,大股的血液早就被止住,在清水的冲洗之下只剩粉色的嫩肉和星星点点的红色。

 

  好痛啊。

 

  “好痛啊。”

 

  他抬头看去,看到了reborn的小弟子,穿着校服,一身的伤,不知道是和谁打了一架衣服都有些破破烂烂的。

 

  “哎?我记得你是……”他挠了挠头,满脸的蠢相,“是史卡鲁吧?”

 

  “是本大爷。”

 

  史卡鲁撇了撇嘴,本不想搭理对方,可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态度嚣张又冷淡,要是reborn看到少不了又是一顿揍。

 

  少年彭格列软乎乎的像是只兔子,看到他撩起的衣袖忍不住惊呼道:“你的伤口!”

 

  他并不想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是在这么一只兔子的面前,虽然他的战斗力惊人,但单看外表着实还是让人不太适应,史卡鲁放下自己的衣袖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等等!”reborn的学生拉住了他,“很痛吧……”

 

  他一顿,有些不知道面对很久没有碰到过的场景,有些愣愣地呆在原地,任由对方拉起他的衣袖查看伤口。

 

  “肯定很痛吧。”沢田纲吉也撩起自己的衣袖,“和我一样呢。”

 

  少年的身上也有着新鲜的伤口,更像是某种钝器击打所致的,不致命,却恢复得慢,钝钝的痛感随着身体的活动就传递到大脑。

 

  除此之外是更多的旧伤,刀伤,灼伤,各色的伤痕出现在这个过分年幼的孩子身上,他现在却还是能笑着和他说话。

 

  “要处理一下,我带了简易的急救包,让我来帮帮你吧。”

 

  他又扬起了那种笑容,怯生生的又如此的耀眼,仿佛日光一样将疼痛与阴霾驱散。

 

  史卡鲁吞咽了一下口水,莫名紧张起来,他少有的安静,直愣愣地跟着沢田纲吉坐在阶梯上,看着对方毛茸茸的头顶一抖一抖的小心给他处理着伤口。

 

  如果抢走reborn的学生,我还能活着吗?

 

  他的脑海里只有这个疑问。

 

  

 

7.技术宅(+127)

 

  为什么最后会变成技术宅拯救世界啊?

 

  还是个少年的入江正一扶了扶眼镜,接收到了来自未来的记忆,自己先前放置的一切陷阱都是来自未来自己的指示什么的,召唤拥有无限可能的少年去未来与大boss战斗什么的。

 

  未来的我,已经变成不得了的黑手党技术宅了啊!

 

  入江正一揉了揉脑袋,有些头痛,自己确实喜欢技术方面的东西,未来也想要朝着科学家去努力。

 

  可到底是哪一步走偏了,自己竟然会加入黑手党,而且还是碟中谍,为了世界不被毁灭所以做了这些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就是我的未来吗?

 

  说实话,并不是讨厌这样的未来,只是还有些无法接受身份的快速转变,他又想起从未来传输来的记忆里的沢田纲吉。

 

  那个并盛的风云人物,每天都有新的事件发生在他身边,没有得到记忆的时候,只是感到有些麻烦,而自己并不想要卷入这场麻烦之中。

 

  没想到十年后的自己,就处在暴风中心,和那个沢田纲吉一起计划了这一场贯穿十年的庞大棋局。

 

  未来的记忆清晰明了,或许连自己的一部分心情也传递了过来,那种对少年深深的仰慕和信任,从未来的自己传递而来。

 

  突然感觉有些心痒痒的。

 

  入江正一走出了家门,他走在熟悉的巷口,沢田纲吉的必经之路上,说不明白自己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莫名的很想见见对方。

 

  不是在记忆里,而是鲜活的,沢田纲吉。

 

  带着突如其来的深厚羁绊,他碰到了鲜少一个人走在路上的少年,对方双手拎着购物袋,大概是去帮妈妈跑腿购物。

 

  突然地,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是先自我介绍,还是直接打个招呼?

 

  现在的他们可没有未来那样亲厚,并肩作战的回忆都是未来的自己,现在自己又能站在什么立场去和对方打招呼呢?

 

  “正一?”

 

  还没等自己胡思乱想完,对方就朝着自己打招呼,软乎乎的头发顺着步伐一颤一颤的,和记忆里一样鲜明可爱。

 

  “那,那个……纲吉。”

 

  入江正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撇过头去,不大敢看向对方,他甚少会如此亲昵的称呼别人,这让他有些羞怯。

 

  “要去我家吗?”少年发出了邀请,“正好大家都在,去未来的大家。正一也收到了彩虹之子的礼物吧,我猜你一定会想见见大家。”

 

  “我,可以吗?”他不确定,入江正一还是有些过去和未来,自己的羁绊并不是现在的自己创造出来,这样去霸占别人的成果真的可以吗?

 

  沢田纲吉似乎有些疑惑,他歪了歪脑袋:“当然可以!正一早就是我们的伙伴了,不是吗?”

 

  他笑起来,比在记忆力的要好看许多。

 

  记忆里的纲吉总是拧着眉,笑得少,沉重的担子压在他一人身上,他总是担忧着大家的性命,却毫不在乎自己。

 

  他突然想明白了些事,一些对于现在的他至关重要的事情。

 

  自己大概是喜欢着纲吉的笑容的。

 

  所以,新的未来让我来保护他吧,以技术宅的方式去保护他。

 

  入江正一快走两步,拿过对方一只手上的购物袋,脸色微微泛着些许的红,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那,就麻烦你了,纲吉。”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是,未来麻烦你了正一。”沢田纲吉带着对方朝家走去,“不管是哪个未来都是。”

 



——tbc


我很喜欢炒冷饭(指冷cp)

评论(31)

热度(22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