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5927】足


 

  奶白色的袜子包裹着对于男性来说太过于小巧的双足,踩在夏季的木质地板上,留下一个个泛着潮气的印子。

 

  那双足逐渐靠近了狱寺隼人,在他面前停下,玻璃杯里的冰块互相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声音,他这才回过神看向面前的人。

 

  “十代目,谢谢。”年少的岚守忍不住滚动着喉结,用略微有些干哑的嗓音下意识的道谢。

 

  他的目光有些飘忽不定,并不太敢看向小首领的方向,只觉得今年的夏天热得有些过分了,他的嗓子干涩得要命,就算待在开了空调的房间里也热了一身的汗。

 

  沢田纲吉坐在他的面前,日式的小桌子支在地上,几个人都席地而坐,那双脚就那么明晃晃的摆在狱寺隼人的眼下。

 

  就算再怎么转移注意力,想要听清他们说的话题,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不住地朝着微微活动的足上去瞧。

 

  被袜子包裹住的脚趾时不时动几下,像是拨动着狱寺隼人的心弦,他的心跳忍不住跟随勾起的脚趾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狱寺隼人突然的感觉舌尖发痒,像是有什么冲动快要无法抑制地跑出来,他用舌头顶了顶上颚,想要控制住莫名出现的躁动,只是视线还是被那一抹白色俘获。

 

  两个人交谈的声音逐渐听不清了,像是被窗外格外吵闹的蝉鸣声遮掩了,或许是这声音太过吵闹,他才无法集中注意力的。

 

  但怪罪了半天,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狱寺隼人他对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有着一些奇怪的欲望。

 

  这实在是一种很难说出口的东西,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这是个奇怪的癖好,想要触碰对方的脚,想要将那双脚捏在掌心,这种奇怪的想法,一定会把他吓到的吧。

 

  欲望来的猛烈又突然,狱寺隼人本人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过分的想法,只是等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无法从那双足上移开视线了。

 

  耳边似乎像是隔了层模模糊糊的水膜,他隐约听到有什么声音在呼喊他,突然地,阻隔着声音的东西消失了,他听到脚的主人在呼喊着他的名字。

 

  “狱寺,狱寺!”

 

  “是!十代目!”

 

  他下意识地回复道,忘记控制自己的音量,又似乎是为了掩盖内心的繁乱,他回答得过于大声了。

 

  沢田纲吉被过大的声音惊到,眼睛瞪得圆圆的,脚趾蜷缩起来,明显被吓了一跳。

 

  “那个……你怎么了吗?身体不舒服吗?狱寺。”年轻的首领皱着眉关切地问道,有些担心对方的身体。

 

  “不,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不论如何,这种龌龊的、恐怖的想法都不能被自己所敬爱的首领所知道,这想法太过骇人,他怕对方会因此而远离他。

 

  光是想到被对方远离的可能性,他就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心口隐隐泛着丝丝疼痛,整个人都有些低落下来。

 

  不知道这幅低落的模样,落在对方眼中又是如何光景,沢田纲吉有些担心这个总是喜欢逞强的家伙。

 

  对方不是那种能轻易将自己的烦恼宣之于口的性格,总是爱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又将那些痛苦与伤痕藏在自己看不着的地方,笨拙得要命。

 

  “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和我商量,我也想……”他顿了顿,第一次总是羞于表达,“我也想帮助狱寺啊。”

 

  沢田纲吉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他不确定这样的表达是否太过越界,从前他没有像这样亲近的好友,对于和朋友相处的界限只能从现在开始学习。

 

  “是,十代目。”狱寺隼人总是这样容易满足,只是对方的一句话也能让他轻易地高兴起来,就连喉咙处莫名的干渴也缓解了许多,“谢谢您。”

 

  即便如此,狱寺隼人还是不能将脑海中的想法告诉对方,“想要触碰您的脚”,这种明显的杏骚扰发言,怎么能对着他说出来呢。

 

  只能让这磨人又散发痒意的想法在心底发酵,视线还是止不住盯着那诱人堕入深渊的足。

 

  他想他或许是完蛋了,对着自己的首领抱有如此不敬的想法,如此的……欲望,一定是自己的脑子坏掉了。

 

  就算想要远离对方,想要不去看着对方的脚也无法做到,那个念头已经深深扎根于自己的心底,随着日子渐长,那欲念也跟着茂盛起来。

 

  真的,好想触碰。


      ……



————

全文5k4,剩下wb:南瓜又吐了_



 

 

评论(32)

热度(251)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