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今天也是爱沢田纲吉的一天

一些冷cp的小段子,本期含量4827、5127、风27、D27

以后或许会持续产出这种碎片画面的小段子


1、机械与你(斯帕纳纲

 

细说起来,他和斯帕纳并不是认识很久,但交情却足够深刻。

 

他是某种特殊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身份定位的不同,斯帕纳有别于他的伙伴和身边的任何一人。

 

金发碧眼的机械师总是对机械足够狂热,这一份狂热的范围不知怎么也顺带把他圈了进去。在沢田纲吉被告白的那一刻,他整个人还是懵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对方的喜爱。

 

直到真的和斯帕纳在一起,他也不能确定,这份突如其来又格外深刻的情感,到底是源自于对自己本身的喜爱,还是对自己力量的狂热。

 

沢田纲吉想不明白,只是老老实实坐在工作室的一角,看着对方格外认真的捣鼓那些机械。那种认真的神色和告白时的如出一辙,碧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像是闪闪发光的宝石,连带着眼底的自己也在闪闪发光,或许是被蛊惑了也说不定,所以就那样轻易地答应了对方的告白。

 

这是今天他吃完的第五根草莓味棒棒糖,扳手形状的糖果酸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沢田纲吉舔了舔嘴唇,感觉舌苔有些麻木,大概是吃多了糖的缘故。

 

一根棒棒糖需要一个小时在嘴里化完,今天的约会时间在五小时。

 

他抽出嘴里剩下的小棍,扔到垃圾桶里,斯帕纳还是在折腾那些机械,他凑过去看了看,只觉得眼前有些发晕,复杂的图纸和内部结构他一点儿也不明白。

 

对方一旦进入了工作状态没人能打断这一切,但意外的是,对于沢田纲吉的忍耐度总是出奇的高。似乎是感受到了肩膀处传来的热源,斯帕纳伸手摸了摸少年彭格列的脑袋,毛茸茸的手感很好,比起他喜爱的机械来说,是另一种独特的爱。

 

少年随着自己的本心蹭了蹭机械师的手,原本被冷落的心这一刻突然地就被酸甜的草莓味填满。

 

他坐得离斯帕纳更近了一些,又拆了一根糖果塞到口中,口中的甜味和心底的甜味一起传递到了脑中。

 

今天的约会时间,再增加一根棒棒糖吧。

 

 

2、猫咪与狮子(5127微5927)

 

当听到狱寺明显的指控时,沢田纲吉呆立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他的岚守语气里带着点委屈和落寞,指控他对古里炎真过分的亲昵了,自己作为十代目的左右手,竟然被一个外人比了下去,实在是羞愧。

 

彭格列未来的首领还不太习惯于面对这种场景,嘴巴笨得不知道怎么开口。半晌才挤出一句,炎真君不是外人。

 

惹得他的岚守更加的低落,似乎自己的左右手之位下一刻就要被西蒙家族的首领抢去。

 

 

古里炎真喜欢猫,他总是会去喂公园里的野猫,只是他的投喂总是有明确的目标的。

 

无论去多少次,无论看到多少只漂亮的野猫,他永远只投喂那只身材瘦小,胆子也不大,只有一身浅棕色的皮毛算得上靓丽的小猫。

 

他照例放下粮食,走远了些,隔着五米的距离看着有些害怕的小猫逐渐靠近粮食。浅色的眼睛看着他,带着点怯懦和一丝浅淡的信任,古里炎真觉得它很像一个人。

 

只是那人并非是一只猫,而是一只还未成年的幼狮,目光柔和又坚定,并非是猫的样子。但私下与他在一起时,又和这只猫如此相似,对方的怯懦和信任似乎都留给了自己,就像是刺猬把柔软的腹部交给信任的人一样。

 

这种特殊对待,古里炎真很喜欢,非常喜欢,纵使狱寺隼人再过恼火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3、一百日元(风纲

 

他们的初次见面,或许比沢田纲吉想象中的更加早一些。

 

在回家必经之路的包子摊上,他曾买过一个包子,或许说是买也不太恰当。自己丢三落四的接过包子才发现钱包不见,找遍了浑身上下的所有口袋也没能找出哪怕一百日元。

 

手中的包子烫的他有些慌张,窘迫的感觉让少年耳朵尖都开始发红,他拿着包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对方似乎发现了少年的困境,温润如玉石一样的声音从过高的领口传来,没关系的,报酬下次再给也没问题。也不给沢田纲吉拒绝的机会,就推着车走远,少年拿着包子发呆,趁对方完全走远之前大喊着道谢,说着下次一定会补上,只可惜再也没见过那个小摊。

 

时间一天天过去,沢田纲吉路过那条路的时候总还是会停下来张望一番,手里捏着的一百日元有些发烫,但最终没有给出去的机会。

 

风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超直感久违的发出点动静,他听到对方的声音,是记忆里如玉石一般温润又好听的声音。

 

少年张着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作为开头,脑子里搜寻了半天,最终说了句:包子很好吃。

 

不出意料的听到了对方的笑声,只是那并非是嘲笑,而是单纯的觉得他有些可爱。

 

沢田纲吉摸了摸口袋,从兜里掏出一个被他的体温捂得滚烫的一百日元,递到了风的面前。

 

对方收下了那枚硬币,又笑着添上一句,谢谢光临。

 

少年只是看着对方的脸,看着那双眼,莫名脸就发烫起来。

 

 

4、年长者(D27)

 

稍微放松一点也可以哦。

 

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莫名有些鼻头发酸,眼眶也涩得厉害,不出意料的眼泪滑落下来。他胡乱得抹去脸颊上的泪水,带着婴儿肥的脸被揉搓的一片红,只是他仿佛感知不到一般,用力的擦拭着泪水。

 

面前成熟的迪诺师兄,不像从前那样手忙脚乱的围着他,意外的,只是看着他笨拙的哭泣,最后将他紧紧抱住。

 

对方的体型比沢田纲吉大很多,能够完全将少年揉在自己的怀里,用密不透风的温柔抚慰着他。

 

来到未来之后,十四岁的少年突然就要面对如此多沉重的事实,压在他身上的担子比大家想象的还要重,沢田纲吉总是把一切的痛苦和伤害自己一人去抗。

 

这并不是个好习惯,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没人能帮得了他什么,只能用无数的训练与战斗去麻痹沉甸甸的心。

 

沢田纲吉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护好大家,要打到白兰回到过去,这导致他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在紧绷着,有时甚至觉得呼吸困难。

 

可现在呢?自己心头那根绳被迪诺师兄的一句话就给绞了个稀碎。

 

少年揪住对方的衣服,哭得怎么也停不下来,所有的委屈与害怕都顺着眼泪抹到了对方的身上。

 

迪诺不做声,只是抚摸着少年的后背和他柔软的头发,在这一刻用年长者的温柔陪伴在他身侧。

 


评论(16)

热度(345)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