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9)


9.

 


会议并没有获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三个人吵吵闹闹的倒是又像回了年少时在沢田家开得每一次作战会议一样。

 

沢田纲吉再一次控制住局面,让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不要再进行幼稚的语言攻击,他叹了口气,拿起杯子才发现已经空了。

 

眼尖的岚守很快发现了这一状况,他刚起身准备为首领倒茶,就被沢田纲吉打断。

 

“别!”

 

沢田纲吉站起身,像是觉得自己似乎太过激动,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隼人你就在那里就好。”

 

说罢,迅速地为自己倒了杯水。

 

开玩笑,要是让他冲过来,到时候社死的到底是谁啊!

 

首领揉了揉太阳穴,不大愿意回忆起狱寺隼人被影响后的状态。

 

“按照研究院给出的结果来看,只要这一个月里面和我距离十米远就没事了。”沢田纲吉在纸上随便画了个圈,“熬过这一个月,他们就会把解药制作出来了。”

 

他把纸举起来给自己的守护者看。

 

圈的中间画了个小小的火柴人,按照发型和头顶那坨大概算是火焰的东西,应该是沢田纲吉自己。

 

还贴心的在圈中写上了十米距离。

 

狱寺隼人戴着眼镜,看了一会,才确定他的十代目画的是自己。

 

他低下头又重新画了一个,不得不说画技比起沢田纲吉来说确实好了太多,只是圈中间那个自带闪光背景的帅气男人到底是谁!?

 

“那个,隼人,那个是我吗?”

 

沢田纲吉颤颤巍巍地用手指着那副画,有点不敢相认。

 

“哈哈,狱寺你画的阿纲好奇怪啊。”山本武选手又一次试图挑起岚守的怒火,即便是成年后已经变得稳重的岚守他也能一击找到对方的怒点。

 

难道这也是天生的杀手带来的技能?

 

沢田纲吉还在脑内吐槽,对面俩就已经又一次开始了口水战。

 

“阿纲应该是这样。”

 

山本武依旧笑嘻嘻的,不管气得跳脚的狱寺,抢过他手中的笔纸,认真的添了几笔。

 

“看!”

 

他高举着那张被改了的画,让沢田纲吉看。

 

“这才比较像阿纲吧。”

 

狱寺隼人探头看了看,原本想发火,但看到纸上的沢田纲吉又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最终竟然承认了这一点。

 

 

那是兔耳朵吧?

 

隼人你醒醒!!!

 

那才不是我啊!

 

沢田纲吉朝着狱寺隼人的方向看去,试图让对方接收自己的信号,但可惜的是左右手错过了首领的眼神,又拿过笔加了一点细节。

 

“十代目!”他眼睛闪着光,“看!”

 

面如死灰的彭格列十代目看向被再次举起来的纸,上面的人又被加上了一个圆球似的兔尾巴。

 

毁灭吧,彭格列。

 

沢田纲吉用眼神控诉着,你们看看这像话吗?!

 

然而对面的左右手又一次错过了首领的眼神,狱寺隼人掏出手机快速地拍了张照片,又在手机上操作了一通,沢田纲吉猜测他是把照片发出去了。

 

这个猜测让首领有点害怕。

 

隼人把照片发哪里去了?该不会用这张照片发了公告!?

 

沢田纲吉打开手机,慌忙寻找着内部公告,好在就算再怎么毒唯岚守还没有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松了口气的首领脑袋里闪过一个疑问,他到底发到哪了?

 

脑子里的迷雾被一层层拨开的时候,狱寺隼人突然的发言又让那一闪而过的灵感瞬间消失。

 

“十代目,对内的公告我稍后做一份给您审核,没有问题的话就按下印章在家族内部公示。”他推了推眼镜,继续说,“还有就是,介于现在的情况,我建议在效果没有解除之前任何对外的交流都暂时停止,包括同盟家族。”

 

沢田纲吉很快就把刚刚思考的东西抛之脑后,顺着狱寺隼人的话想了想:“对外的公告也要出示一份,理由用什么拜托隼人你想一下啦。”

 

他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任性造成了这样的后果,让大家给我收拾烂摊子真是对不起!”

 

首领弯了个腰,蓬松的头发也跟着他的动作一颤。

 

岚守也站起身双手摆动,想要过来扶起他又因为十米限定不敢靠近。

 

“我们不是伙伴吗?阿纲。”

 

“是啊,十代目,我们是伙伴是家人,请不要这样见外。”

 

两个人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话语里的安慰和浓厚的情谊让沢田纲吉心头一颤,他抬起头看向朝他微笑的两个守护者。

 

果然能和大家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我要把这张画裱起来,放在我的办公室!”

 

“真狡猾啊,狱寺,明明我也画了。”

 

“那复印稿给你一份。”

 

“哎?那行吧。”

 

沢田纲吉看着面前两个在光明正大商讨的守护者,原本感动的泪水憋在眼眶里不上不下。

 

你们还要把这羞耻的东西挂起来!?

 

求助,为什么我的朋友们都没有名为尴尬的情绪?!!

 

“那,那什么……”沢田纲吉一手撑着额头,小声发言。

 

“十代目,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还是说,您也想要?”

 

不是!

 

完全没有想要的那种情绪啊!

 

沢田纲吉两只手捂住脸,不太想面对狱寺隼人的致命提问。

 

“没有……”他声音闷闷的。

 

“武刚刚做完任务回来快去休息吧。”沢田纲吉抬起头叮嘱道,“隼人也是,两份公示拟好给我就行,后续的事情让我自己来,你今天的工作到这里就可以了。”

 

“你们两个都不要让自己太累了啊。”

 

劝走了两个守护者,沢田纲吉回到了办公室,他叹了口气,今天一天累得仿佛过了72个小时。

 

重重坐在沙发上,放在茶几上的可乐几乎没有气泡了。

 

杯子外壁上挂着一些小水珠,沢田纲吉拿起喝了一小口,吐了吐舌头。

 

好甜。

 

舌根还粘着一些甜味,首领整个人躺在沙发上,眨了眨眼睛。

 

睡一会吧。

 

他合上了双眼,大概是今天一天经历的太过丰富,闭上眼不过几分钟就陷入了熟睡。

 

可怜的首领并不知道,掌管噩梦的恶魔已经在等待着他……



———tbc

等到300fo就写点点肉庆祝一下

评论(10)

热度(335)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