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8)

8.



 

“所以说,事情就是这样……”

 

沢田纲吉垂下脑袋,隔着至少十二米的安全距离朝着自己的三位守护者解释。

 

“想要增加首领气质?”六道骸的表情差到了极点,他似乎是气极了,甚至笑了一声,“只是因为这种愚蠢的理由,你就干了这种事情?”

 

雾守很明显无法理解他的首领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忍不住扶住了额头。

 

经历了刚刚的闹剧,他还能出现在这里沢田纲吉就已经觉得很惊讶了,面对六道骸的数落他也不敢回嘴,只是脑袋又低了一点。

 

“十代目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充满首领气质的!根本不需要那种药剂的加持!还有技术部怎么做的,下个季度的研发资金我建议削减三分之一。”

 

“阿纲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哦,根本不需要再去,额,用那个药剂。”

 

山本武笑得一脸清爽,半点看不出刚刚和狱寺隼人针锋相对的模样:“虽然很抱歉,但是这次我站骸的观点。”

 

“唔,我真的知道错了……”

 

棕色的脑袋已经埋到了桌子下面,他就知道如果说实话的会被大家讲,可是自己真的很想像其他家族的boss一样受到家族成员的喜爱和敬重。

 

虽然现在喜爱大概是有了不少,但是敬重基本为零啊!

 

沢田纲吉此前发现了彭格列的一个内部群聊,他开着小号偷偷进去看了看,想要更加了解家族成员们平时的话题都是些什么。

 

结果!

 

情况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这个群聊的内容,并非是讨论黑心资本家带来的压迫,而是彭格列十代目的后援会。

 

一群意大利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日本的那套,后援会做得有声有色的,甚至还有各类周边,以及自己的写真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算是什么,沢田纲吉或许还会有些感动。

 

可是群里那一堆男妈妈和女爸爸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我的粉丝都是妈粉啊!?

 

哦,不对,为什么黑手党boss会有后援会这种东西!

 

而且我的家族成员都在把我当儿子养啊!

 

我已经22岁了,再说可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沢田纲吉欲哭无泪,在群里蛰伏了几天,还是不知道幕后组织起这个后援会的会长到底是谁。

 

自己的照片倒是看到了不少,照片有官方的发出的,也有某些偷拍的角度的,实在是很难辨认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终于在第三天,沢田纲吉身为后援会支持的对象,被管理员踢出了群聊。

 

理由:不吹十代目的都给我爬!

 

沢田纲吉看着电脑屏幕,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浏览什么重要的文件,谁又会想到让彭格列十代目如此烦恼的竟然只是一条消息通知。

 

铁血直男沢田纲吉不懂,为什么自己在其他人的眼里会是可爱、软萌的形象。

 

但大度的他并不想追究这一切,他决定从自身下手,改变自己的形象!

 

趁着reborn不在总部的日子里,某boss成功滥用职权让研究院的入江正一为他制作提升首领气质的药剂。

 

继承首领之位以后,沢田纲吉第一次体会到了权利是个好东西啊。

 

至少可以把握家庭成员的命脉,比如——工资。

 

“你在听我说话吗?”

 

六道骸的声音传到沢田纲吉的耳中,让他从回忆中抽身。

 

对方带着疑问的尾音让他背后一阵发凉,又触发了刚刚被六道骸追着问问题的痛苦回忆。

 

“抱歉,骸,刚刚说什么了?”

 

沢田纲吉抬头像平时一样微笑着问,如果忽略掉他略微抽搐的嘴角,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表情。

 

六道骸却不理他,只是瞥了他几眼就离开了会议室。

 

我又怎么惹到他了?

 

沢田纲吉一脸疑惑地看向自己靠谱的左右手。

 

“不用理那家伙,刚刚说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十代目您没听到最好了。”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社死的死。

 

六道骸走远了,但还在持续脑内社死中。

 

刚刚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中3D立体式的不停回放。

 

真是,太过于丢人了!

 

六道骸恨不得倒退回去,把自己那张嘴缝上。

 

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么丢人的一幕,当初为什么做实验的时候没有让我变成一个哑巴。

 

藏了那么久的心思就毁在了自己的这张嘴上。

 

还好没有更加直白的说些肉麻的话,意大利男人的浪漫血统倒还是好好封印在体内。

 

也不知道沢田纲吉那个直男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

 

六道骸自己也说不准,到底是想要他听懂还是没听懂。

 

他又回想起对方眼神的闪躲和自己当时的话,心情顿时烦躁起来。

 

如果不是可恶的彭格列血脉让自己的幻术根本没有什么用,真的好想把沢田纲吉脑子里的记忆全部删掉。

 

雾守完全忘记了彭格列的血统不是万能的,明明是他经常逗弄首领才使得首领对幻术的耐受度极高。

 

但恼羞成怒的他决定把一切都怪罪到用了药剂的沢田纲吉身上。

 

如果不是为了听那家伙的解释,他刚刚在解除药剂影响之后压根不会跟那几个家伙开什么会!

 

唯一能让六道骸欣慰的也就只有,办公室只有他和沢田纲吉两个人这件事了。

 

没有像雨和岚一样在走廊被人围观社死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但,这还不够。

 

六道骸眯起红色的轮回眼,眼中的数字不断变换着。

 

要给兔子一点教训才行。

 

另一边的沢田纲吉还完全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的梦境将会变得多么的多姿多彩,他还和自己的两位左右手隔着桌子互相安慰。

 

他听到狱寺隼人喊着想要切腹自尽,又听到边上的山本武在煽风点火说以后自己就是唯一的左右手了。

 

完全就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也不敢靠近两个正在口头掐架的守护者,只能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大声喊话。

 

“隼人不要说这种话了,都是我用了药剂的错,我可不希望你因为我的错误要去切腹什么的!”

 

“可,可是……”

 

“好了,不要再担心啦,不管你什么样的状态永远都是我的伙伴!”沢田纲吉转头又叮嘱,“武也不要再说了,刚刚做完任务回来还是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控制住了两人的小学生吵架行为,他才松了一口气。

 

狱寺隼人听到首领的话才冷静下来,只是听到伙伴这两个字时脸色僵硬了一下,他掩饰的很好,没有让他的首领发现。

 

想要成为的,明明不只是伙伴。



————tbc

 

 

 

 

评论(16)

热度(354)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