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宿虎真】克雷洪波症候群

普通大学生设定

all虎汤底,是520虎右的活动文!!!


 

 

1.

 

“我和悠仁在恋爱哦。”

 

真人突然说。

 

他双手托着腮,眼睛像是黏在了前排粉发的少年身上。

 

怎么可能是真的,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过话。

 

吉野顺平觉得真人终于是彻底疯了。

 

笑得一脸幸福的青年又继续说:“是真的哦,只是悠仁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没有公开。”

 

吉野顺平看了眼真人又转头看了看虎杖悠仁,心里不由怀疑着,是真的吗?

 

虎杖喜欢这种类型?

 

真人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怀疑转头对着他笑:“悠仁很喜欢我,我们一见钟情了,在刚开学的时候。”

 

灰发的青年笑着,眼神幽暗像是个漩涡,里面藏着的是能把人杀死的黑暗。

 

他伸手去指虎杖悠仁后颈上露出的一小块肌肤,那上面有一小块发红的痕迹。

 

看起来像是……吻痕?

 

吉野顺平不确定。

 

“是吻痕,我做的。”

 

真人趁着吉野顺平发愣的间隙,在他耳边轻轻说,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

 

语句中黏腻的爱意与庞大的占有欲让人心惊肉跳。

 

“不要告诉别人哦,顺平。”青年脸上一直带着笑,“悠仁会不开心的。”

 

吉野顺平僵硬的点了点头。

 

虎杖他真的不要紧吗?

 

身边人的疯狂他很清楚,虎杖真的不是被强迫的吗?

 

“啊对了,如果顺平不信的话,下次来我家吧。”真人提议道,“可以让顺平看看我和悠仁约会的照片。”

 

他笑起来,脸上的缝合线也随之动起来,破坏了原本有些帅气的脸庞,显得有点诡异又恐怖。

 

“悠仁真的很可爱啊。”

 

下课铃响起。

 

吉野顺平没回答好或是不好,他整理完书本匆匆逃离了这间教室。

 

真人果然不太对劲。

 

 

 

2.

 

吉野顺平看着身边一起看电影的虎杖悠仁,他们都是电影鉴赏社团的成员,因为相似的电影口味多少比其他社员更熟悉一些。

 

一直在虎杖身边的冷面黑发不在,那家伙是宠物社团的。

 

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一个询问虎杖悠仁的好机会。

 

今天的影片是《He Loves Me... He Loves Me Not》,不知道是谁提议的。

 

虎杖悠仁看电影的时候一向很认真,屏幕上的亮光打在他的脸上,吉野顺平侧头去看他,青年的表情除了专注还是专注。

 

“怎么了,顺平?”

 

“啊,就是想……”

 

被发现偷看对方的吉野顺平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开口,他磕磕绊绊地说着,最终也没在看电影的期间将话说明白。

 

好在虎杖很快又沉浸到电影之中了,也没继续追问。

 

影片不长,不过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全部的剧情。

 

吉野顺平罕见的,如此不认真地看完一部影片。

 

他满脑子想得都是虎杖悠仁和真人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完全没有注意到后半程的剧情到底在讲什么。

 

只依稀记得是一个被渣男玩弄的女大学生。

 

后续的情节记不太清,他脑子乱乱的不知道怎么向虎杖开口询问这种事情,但是又着实担心对方到底是不是被真人给胁迫了。

 

“虎杖,可以聊一下吗?”

 

他还是叫住了虎杖悠仁。

 

对方笑得倒是一如既往的阳光,也不问怎么了就跟着他走。

 

 

 

3.

 

“那个,虎杖。”

 

吉野顺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状况,本来只是想问完就走的,结果被虎杖拉到了外面说有家想去的甜品店,让自己陪他去一下。

 

“嗯?”

 

他抬头看向吉野顺平,鼻子上还沾了点橘子蛋糕的奶油。

 

整个人看着像是养得很好的小狗,在午后的阳光下浑身披了层金色的光。

 

吉野顺平忍不住笑了一下,指了指他的鼻尖,让他擦去脸上的奶油才继续刚刚的话题。

 

“虎杖,你有恋人了吗?”

 

他试探性地问。

 

原本在喝着茶的虎杖悠仁闻言差点被呛死,他慌乱的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拭着被茶水沾湿的唇,用纸巾欲盖弥彰的遮住自己的发烫的脸。

 

不知道是被呛的,还是害羞。

 

“顺平怎么会知道?”

 

他拿起勺子一圈一圈的搅着杯中的茶水,也不看对方的眼睛,微微低垂着眼睛,只是看着面前茶杯中的漩涡。

 

“啊,这个……”

 

吉野顺平也不好说是真人告诉的他的,他想了半天,在虎杖起疑心之前突然想起虎杖后颈的红印。

 

“后颈……”他也脸红着,吞吞吐吐地说,“后颈有吻痕……”

 

虎杖悠仁啪得一下迅速地捂住了后颈,这下就连耳朵也红了。

 

整个人像是熟透了一样。

 

“被看到了啊,我就说不可以在那边的……”

 

他小声说着,但吉野顺平还是听到了这句话,脑子里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黄色的片段,连他也脸红着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在虎杖悠仁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将气氛带回了正轨。

 

“顺平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粉发的青年双手合十朝着吉野顺平拜托,“学校的大家都不知道,因为恋人的身份也是男性所以不太想公开。”

 

他手上拿着叉子胡乱的戳着盘子里吃了一半的蛋糕,奶油和橘子被乱糟糟的戳成一团。

 

“说实话,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我怕如果公开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着青年的话,吉野顺平的心渐渐沉下去,不好相处的人,绝对是真人没错了。

 

没想到这两个人真的在交往,他有点想抓住虎杖问问看,到底喜欢那家伙哪一点,明明那个人就是个变态。

 

自己曾经看到过他做的那些事情,对方完全乐在其中的样子让自己觉得很可怕。

 

但到底恋爱也是两个人的事情,自己没有立场去劝虎杖和真人分手。

 

吉野顺平叹了口气,只能答应了虎杖悠仁的请求。

 

只期待平日里不太喜欢的伏黑惠,这次能发现虎杖的不对劲,劝他和真人分手。

 

伏黑对虎杖的心思只要明眼人就看得出,只有虎杖自己不知道。

 

也不知道伏黑怎么看得人,竟然让虎杖被真人抢了去。

 

横竖也是他们几人的事情,作为一个关系普通的朋友,自己也不能管得太宽了,吉野顺平喝了口茶又叹了口气。

 

 

 

4.

 

又是同一门大课,真人又坐在了吉野顺平的边上。

 

虽然吉野顺平以及极度不想接触对方,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总是会和自己搭话。

 

就像现在。

 

“顺平去问了悠仁吧。”

 

“哎?你……”

 

“想问我怎么知道吗?”真人手上拿着只笔,灵巧的手指控制着笔来回旋转,“是悠仁告诉我的。”

 

“顺平不相信我啊。”

 

手上的那只笔转得飞快,在顺平看起来真人转得不是笔是一把想要他命的小刀。

 

他嘴巴微张,想说点什么为自己辩解。

 

“没关系,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真人停住了手上的笔,捏在手中,“不要做些多余的事情。”

 

咔哒。

 

真人松了手,原本捏在掌心的那只笔已经断成了两截。

 

吉野顺平点了点头,眼睛里满是惊恐。

 

如果不答应他说的话,恐怕自己也会落得和那根笔一样的下场吧。

 

青年低着头,过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整个人都微微发着抖,他一点都不想招惹这个变态,谁知道对方怎么想的,总是来找自己说些有的没的。

 

前排的虎杖悠仁像是感觉到了身后的骚动,他回头了看,只看到吉野顺平低着头好像在做笔记的样子。

 

刚想说什么,就被身边的伏黑惠揪着耳朵转过来,继续听课。

 

吉野顺平倒是没碰上虎杖悠仁回头的那一刻,他还在担心着真人是否会报复自己,完全没有其他的心思。

 

就连讲台上教授讲课的声音也不能传递到他耳中。

 

“看到了吗?”真人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着,“悠仁刚刚回头看我了,他有些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因为你知道了我们的秘密。”

 

他平复了些语气,手揪着自己胸前的衣物,完全是一副陷入恋爱中的样子。

 

“不过,不要紧啊悠仁,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你不想看到无关的人受伤的。”真人自言自语道,“没关系……我都知道的。”

 

果然这家伙不正常!

 

吉野顺平在一边根本不敢和精神明显有些异常的家伙产生任何交流。

 

他偷偷看了眼手机,只期望着快点下课,就不用在这个疯癫的家伙边上了。

 

 

 

5.

 

虎杖悠仁在上体育课。

 

运动神经很好的他在体育课向来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因为那张掺杂着帅气与可爱的脸,和一身紧实饱满的肌肉,不少女生都会偷偷来看他。

 

今天也是如此。

 

篮球场边坐着许多人,有的是这节课的学生,有的纯粹就是来看帅哥的。

 

女生聚在一起时不时发出小声的惊呼。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内场正在比赛的那抹粉色。

 

抬手,投篮。

 

完美的抛物线将球送进了篮筐之中。

 

那节因为抬手而露出的一小块腰上的肌肤又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场外的喧哗并不能影响虎杖悠仁的比赛,倒是内场的伏黑惠脸一黑拉着虎杖的衣服,藏起那一片风光。

 

虎杖悠仁却不管裸露的身体。

 

他大大咧咧的,就算是脱了上衣光裸着在校园里走着也能毫不羞涩。

 

不明白伏黑生的是什么气,他只能往观众席上看了一眼。

 

在下边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

 

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哨音又响起,虎杖悠仁被队友呼喊着继续比赛。

 

转身间,额角的汗水被甩到了半空中,滴落下来。

 

观众席上的女生都因为这一眼发出了不小的骚动,都觉得虎杖是朝着自己的方向看来的,争论声变得有些大了起来。

 

真人看上去丝毫不受环境的打扰。

 

他抱着本素描本,手上一笔一划的画着,脸上并不带着笑意,只是认真的描摹着。

 

本子上一下一下的唰唰声,在球场上并不明显,但是他却听得清清楚楚,一笔一划都是他在勾画的虎杖悠仁。

 

他的虎杖悠仁。

 

身边的女人还在吵闹着,嘴上时不时讨论着虎杖悠仁的一切。

 

他的身材。

 

他的笑容。

 

他的声音。

 

他的……

 

咔哒。

 

被削得又长又尖的铅笔折断在画纸上,在画上点了个不大不小的黑点。

 

正巧在虎杖悠仁露出的那节腰上。

 

下次在这也添上自己的痕迹吧。

 

真人不去擦掉,反而用手指轻轻摩擦着画面上青年的腰。

 

悠仁,真是不乖,竟然大白天就这样。

 

真人微微低着头,脸侧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神色。

 

那一眼算是什么?

 

邀请我吗?

 

真人有些兴奋,他没想到虎杖悠仁如此大胆,在人这么多的场合也敢勾引他。

 

糟了,现在就想做了。

 

宽大的素描本挡住了他的下身。

 

无人发现和他们处于一个空间的家伙只是看着对方打球就已经硬/了起来。

 

真人不介意别人发现这一点,倒不如说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为虎杖悠仁痴狂的事情。

 

但是悠仁不会开心的。

 

青年并不想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

 

想起悠仁脸红着不看他,头撇向一边只露出个发红的耳尖,带着撒娇的语气对他说,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真人就已经受不了,他的悠仁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害羞的时候耳朵也会发红。

 

生气的时候会故意冷脸。

 

撒娇的时候总是黏在自己身上。

 

有时候也会露出小狗一样寂寞的表情。

 

光是回想起这些画面,真人就恨不得现在带走虎杖悠仁,让他哭着说自己不会再露出身体了。

 

可是不行。

 

他们约定好的,在学校要保持距离。

 

真人并不是个会遵守约定的人,但对方是虎杖悠仁。

 

如果自己毁坏约定,对方一定会不理自己。

 

于是也就只能忍耐着,忍耐着身边人对虎杖悠仁的觊觎与幻想。

 

反正幻想也不过是幻想罢了。

 

场上的虎杖来回跑动着,汗水从脖子一路向下滑去,深入了被汗湿的衣物之中。

 

他能想到,那滴汗是多么的幸运,可以亲吻着悠仁饱满的胸肌,从他胸前的沟壑经过,或许还舔食着胸上点缀的红豆。

 

再往下去,又扒在他形状好看的腹肌上,在动作之间向下滑去,最终被棉质的内裤挡住,渗入布料之中。

 

可惜。

 

真人忍不住吞咽了口水,喉结滚动,一滴热汗也顺着往下滑落。

 

只靠想的,他就能感觉到对方肌肤的触感。

 

温热而富有弹性。

 

他无数次想用精美的小刀在对方完美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和自己相同的疤痕,但总是太过心软,他不想看到虎杖悠仁哭。

 

哨声响起。

 

比赛以虎杖悠仁所在队伍的绝对优势获胜。

 

 

 

6.

 

“最近,悠仁很奇怪。”

 

吉野顺平记着笔记的手一顿,压根就不想听真人在他边上说他的恋爱烦恼。

 

但事与愿违,这周的课真人还是在他边上。

 

简直像是什么诅咒一样。

 

“悠仁好像出轨了。”

 

真人没有给他拒绝的权利,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吉野顺平压根不相信虎杖会是这种脚踏两条船的男人,但是耳朵却悄悄竖了起来。手上的笔记也顾不得写,笔尖就停顿在半空中,等着对方继续说。

 

“悠仁有个哥哥。”

 

真人果然自顾自的说着。

 

“虽然和悠仁长得很像,但那是个讨厌的家伙,每次我和悠仁约会的时候他都不太乐意,最近甚至限制了悠仁的外出。”

 

“这样也不能算是出轨吧。”

 

吉野顺平忍不住加入了话题。

 

“但是那个哥哥,把悠仁关在家里一定是想要对他做些什么。”真人瞪着一双异色的眼睛,满脸认真,“悠仁这么可爱,肯定会被人欺负的。”

 

真人又凑到吉野顺平面前,眼睛紧盯着他:“顺平也会对悠仁有性欲吧。”

 

吉野顺平往后拉开了点距离,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继续着话题。

 

“所以呢,要分手吗?”

 

他巴不得虎杖和这个变态分手。

 

对方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笑得捂着肚子,甚至趴到了桌上笑得浑身发抖。

 

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平复下来,和他说话。

 

“我怎么可能和悠仁分手,就算悠仁出轨了我也不会放手的。”他眼睛微微眯起,里面暗藏着某些恐怖的念头,“不会分开的,我和悠仁。”

 

“无论如何。”

 

吉野顺平回想起这家伙是个多么糟糕的变态,浑身一颤。

 

虎杖果然很危险。

 

两人之间的气氛凝固,但真人很快又恢复成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顺平,谈过恋爱吗?”

 

吉野顺平老实的摇了摇头,不知道真人是什么意思。

 

“真可惜,你一点也不知道谈恋爱的美好。”真人欠揍的叹了口气,“尤其是和悠仁在一起是有多美好。”

 

“不过最近,悠仁好少回应我。”

 

真人的脸色真的是说变就变,刚刚还在甜蜜之中,这会又像是陷入感情问题的女高中生。

 

他托着腮,眉头紧皱,手指还捏着他的发尾在打转。

 

在吉野顺平看来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可怕。

 

“要怎么办呢?”

 

 

 

7.

 

吉野顺平看到了虎杖的哥哥。

 

站在校门口,等着虎杖。

 

对方确实和真人说的一样,和虎杖长得十分相似,但是周身的氛围却不大一样。

 

虎杖是温暖的、柔和的氛围,而这个男人似乎和虎杖完全相反。

 

只是站在门口皱着眉就足够有压迫感。

 

校门口的女生窃窃私语着,估计是在谈论这个男人的长相和气质。

 

“宿傩!”

 

虎杖跑得很快,像是一阵风一样冲了过去,只留下一点柑橘的香味。

 

粉色的炮弹重重撞上了门口的男人。

 

被叫做宿傩的男人没有因为虎杖的冲击后退半分,也没有生气。

 

只是皱着眉训斥着什么,但还是环住了对方的腰,手指还在腰间轻捏着。

 

虎杖脸红着,抬着头和他的哥哥说话。

 

像是只乖巧的小狗。

 

其他人只是觉得这兄弟两个关系真不错,这个年纪还能坦率的抱住自己兄弟的人相当少见了。

 

但吉野顺平知道。

 

这不正常。

 

或许真的像真人说的那样,这两个人之间有问题。

 

那根本就不是兄弟之间的拥抱而是发生过关系之后的感觉。

 

两个人周身的氛围完全容不下第三者的出现。

 

虎杖哥哥放在虎杖腰上的手揉捏着的感觉明显就是隐晦的暗示。

 

吉野顺平不知怎么想的,躲在一棵树后静静看着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人。

 

两个人已经不再抱着,但贴得很近,夏日的阳光烤的人发昏,如果不是那种关系的话,没人想和别人靠那么近。

 

即便站在树下吉野顺平也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不知道是被太阳烤的还是被自己的发现吓到。

 

伏黑惠慢慢悠悠的从学校内走出来,他来到两人面前,对着宿傩倒是敌意满满。

 

他看到伏黑惠眼睛瞥到了两个人贴近的身体,脸色相当难看,但也没说什么。

 

吉野顺平感觉到自己可能发现了什么秘密。

 

伏黑惠肯定也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

 

他在帮虎杖隐瞒。

 

吉野顺平感觉呼吸也不大通畅了,今天的事情让他有些乱,这几个人的关系太过复杂。

 

他走出树荫,想快点回到家里。

 

 

 

8.

 

“顺平,悠仁和我和好了。”

 

吉野顺平低着头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的路被真人挡住,直到对方开口才发现。

 

说实话,现在他对真人的感想十分混乱。

 

不知道是该怜悯对方还是该怎么样。

 

虎杖确实和他的哥哥有问题,两个黏黏糊糊的像是热恋期的情侣。

 

可是真人还和自己说虎杖和他和好了。

 

天呐,虎杖你也太会了吧。

 

吉野顺平不知道该不该说刚刚在门口看到的,只是看着真人的眼神有些复杂。

 

对方倒是完全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他甜蜜的恋爱,他可爱的悠仁。

 

黑发青年还在纠结着到底应不应该把这一切告诉对方,但始终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对方脸上的幸福让他有些为难。

 

“顺平,正好今天去我家看看吧。”真人突然说,他脸上还挂着笑,“让顺平看看我和悠仁的照片好了。”

 

吉野顺平想了想还是应该告诉真人自己刚刚在门口看到的事情。

 

不忠诚是不好的。

 

单纯的青年只是这样认为。

 

他点了点头,跟着真人走着,脑子里盘算着该怎么把刚刚看到的事情说给对方听。

 

然而纠结了一路也没能把事情告诉对方,不知不觉连真人家都要走到了。

 

出乎意料的,真人的家只是个普通的小公寓。

 

他一个人住。

 

只是比普通学生租住的公寓大了不少。

 

吉野顺平也不记得自己怎么就坐在了客厅等着真人给他倒茶水。

 

他坐在沙发上左右看了看。

 

是很正常的房子。

 

简单甚至有点温馨。

 

总而言之和真人本人不太相像。

 

“久等了。”

 

真人倒是真的好好给他倒了茶,放到他的面前,因为夏季炎热还放了点冰块在里面。

 

“休息一会吧,然后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看看悠仁。”真人手上也拿着杯茶,他咬着吸管含糊不清地说。

 

吉野顺平道了谢,也喝了几口加冰的茶。

 

安静到诡异的氛围在两人之间盘旋。

 

仔细想想,除了虎杖以外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聊得事情。

 

正当他如坐针毡的时候,真人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关节之间发出脆响声。

 

“走吧。”

 

吉野顺平只是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就跟着真人走去。

 

他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越发的快起来。

 

真人房间里肯定是有关虎杖的秘密,他真的可以知道吗?

 

他不问,真人也只是带着他走到房间。

 

公寓不大,房间不过两步就到。

 

真人的手放在房间的门把手上,轻轻往下一按。

 

咔哒。

 

咕咚。

 

吉野顺平吞咽的声音和房门打开的声音混在了一起。

 

房门开了。

 

房间内部和外面完全是不一样的世界。

 

大白天的窗帘也关着,也没有开灯,他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

 

真人将他拉进房间。

 

关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不知道怎么回事吉野顺平有些紧张。

 

灯突然亮起。

 

那并非是常规使用的照明灯。

 

蓝色的灯光幽幽的在房间之中,显得整个房间诡异又恐怖。

 

他适应了灯光,仔细看去。

 

房间的墙面上贴到满满都是虎杖悠仁的照片。

 

有在学校的,在外面的,还有……在家的。

 

那照片明显有撕裂的痕迹,虎杖身侧的人永远只有那一个……

 

“怎么样,我的悠仁可爱吗?”

 

真人突然凑到他身边问道。

 

吉野顺平几乎浑身都颤抖着,他忍不住去用眼睛检查房间内的每一个照片。

 

全部,全部都是被真人修改过的。

 

虎杖身边的人全被撕掉了。

 

真人他果然是个疯子!

 

吉野顺平一转头,看到有面墙上贴得乱七八糟的全是照片被撕下的另一半,上面的人不尽相同。

 

有伏黑惠、有虎杖的哥哥、有学校的同学,甚至,还有自己。

 

那些照片上面被红色的大叉覆盖着,虎杖哥哥的照片上还钉着一把蝴蝶刀。

 

他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真人走到床边,抱起一个东西。

 

长条形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一个死人一样。

 

吉野顺平不受控制低急促呼吸着,他害怕那个被真人抱起的东西真的是虎杖。

 

还好不是。

 

真人抱起了一个抱枕。

 

上面的脸是虎杖。

 

他看到真人认真的亲吻了一下那个抱枕,看向他。

 

“我都说了,我是悠仁的男朋友。”

 

 

 

 

END

 

 

评论(8)

热度(128)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