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又吐了_

主角右人,咒回、排球、家教、东卐、银魂、火影、 你是主角右我们就是胖友!
微博id也是:南瓜又吐了_
看不到的移步微博!!!
球球了多点评论吧呜呜呜给我点搞皇动力

【all27】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3)

3.

 

沢田纲吉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比如说他身上药剂的效果还存在的这件事。

 

急匆匆跑回了研究院,沢田纲吉连门都没有敲就冲到入江正一的办公室。

 

“救救我!”他摇晃着瘦弱的科学家,“正一,效果不对劲!!我刚刚在总部,他们都好奇怪,狱寺他……”

 

沢田纲吉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纲吉君,我有事想和你说。”入江正一捂着肚子,低着头,“我时常觉得如果按照这样的胃痛频率的话,我我恐怕是活不到太久了。”

 

“正一……你在说什么啊!!?”

 

“我想和纲吉一起慢慢变老啊!我不想早死呜呜呜”入江正一突然情绪崩溃,抱着沢田纲吉哭喊,“想要等纲吉君退休以后一起下棋的,想和纲吉君一起……”

 

“那,那个我不会下棋……”

 

“吐槽也看看气氛吧!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吧!”入江正一突然吐槽,“话说,我也被纲吉君传染了,变成吐槽役了啊!”

 

啊哈哈哈……传染你真是不好意思了。

 

沢田纲吉刚想安慰对方,一张嘴就被塞了不知道什么东西进去,下意识的嚼了两下才发现好像是什么肉。

 

“彭格列,你太瘦了要多吃点。”

 

斯帕纳也在啊。

 

话说为什么要在现在这个节点喂我吃东西啊!

 

“斯……”

 

淦。

 

来自刚想说话就被塞了一嘴饭的沢田纲吉。

 

“等等!斯帕纳!不要喂我吃东西了!”沢田纲吉身上挂着莫名开始哭的入江正一,抵挡着斯帕纳的投喂。

 

“哦哦,你不喜欢这个吗?”斯帕纳不知道从拿又掏出了盘菜,“那试试看这个吧,听说你喜欢汉堡肉,我有研究过。”

 

“不是那个问题吧!”两个人拉拉扯扯,“我现在根本就不饿啊。”

 

“那这个呢?”

 

沢田纲吉松了口气,总算不是吃的了。

 

斯帕纳像是变魔术一样的掏出了一堆又一堆的武器装备,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还都系上了各色的蝴蝶结。

 

一股脑的全都堆到沢田纲吉的面前。

 

“一个人当首领太危险了,把这些全都带上吧。”斯帕纳说。

 

Reborn,我儿时想要成为巨大机器人的梦想或许在今天真的可以实现了。

 

沢田纲吉看着堆成小山一样的装备。

 

全部装配上的话,我应该可以去手撕使徒了吧。

 

“斯帕纳,你……”

 

“什么都别说了,先装备上保护自己吧。”斯帕纳阻止道,“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你受伤了。”

 

斯帕纳你也怪怪的啊!!!

 

还有正一别在抱着我哭了!就算哭也不会给你休假的,我刚刚听到了啊喂,别以为哭了我就会松口!

 

“你们两个放开十代目!不许对十代目无礼!”

 

没想到最后解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竟然是强尼二!

 

对方的表现好像是更加尊敬他了,总而言之听了他的话把这两个人控制住了。

 

闪着星星眼的强尼二好眼熟,总觉得特别像某个守护者。

 

等到他们平静下来,沢田纲吉才顺利和他们开始对话。

 

“现在怎么办?”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这种话了,现在的沢田纲吉更习惯于下发命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技术部的椅子上一脸苦闷的询问。

 

“纲吉君,因为是半成品大概过一段时间效果就会自动消失的……”

 

入江正一揉了揉发痛的胃部,安慰了低落的首领一句,但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成效。

 

那人还是肉眼可见的消沉,整个人毫不顾忌形象的瘫在沙发上,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所以说,现在的效果是什么?”沢田纲吉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振作起来,但还是失败了,只是稍微坐起身半死不活的问道。

 

“根据你的描述,还有,咳,刚刚我和斯帕纳的表现……现在药剂的功效是会加强身边人对纲吉君的情感,而且会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情绪外露。”入江正一拿着手上的报告,感觉胃更痛了。

 

想到刚刚自己抱着boss哭的事情,他就觉得头痛,希望纲吉君不要把加薪的事情给取消。

 

“那是什么啊……”沢田纲吉挠了挠头,“说实话,我现在还是搞不太懂,感觉每个人都像变了个人一样,这个药剂的功效真的不是反转人的性格吗?”

 

“刚刚你们基本都和平时相反哎。”

 

“啊……这个……”入江正一捂着绞痛的肚子大脑飞速运转该如何解释,刚刚自己哭诉的现象是如何产生的。

 

“刚刚我们的表现,都是我们内心对你的情感的具象化,药剂只是将这一点放大了。”斯帕纳突然解释,“所以说刚刚正一对你哭诉的事情,其实就是他真实的想法,可能并不是想哭着说的,但是药剂把他想哭的效果放大了。”

 

“斯帕纳!”

 

入江正一气急败坏地喊着。

 

“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也不用解析我的行为作为例子吧。”

 

斯帕纳耸耸肩,又去忙着他的事情了。

 

沢田纲吉还是觉得有点晕,入江正一隔着十米开外都能感觉到对方的茫然,他又解释道:“这样说吧,纲吉君。如果遇到喜欢你的人,他就会更喜欢你,而且他的行为会把心底的想法表现出来。”

 

“如果是讨厌你的人,就会像那位阿兰君一样,也表露出来。”入江正一推了推眼镜,“这些情感都是真实的,对你的情感越深的人越有影响,如果是路人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就算只是这样,也足够麻烦的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是天选之子了,彭格列。”斯帕纳头也没回的说着。

 

“不要拿我取笑了,我以后再也不随便用这种实验药剂了。”

 

欲哭无泪的首领捂住脸想当个鸵鸟。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十代目想先听哪个?”强尼二拿着报告单走进来,停在了距离沢田纲吉十米开外的地方。

 

“坏消息,让我先承担一下最差的结果。”他头也不抬地说。

 

“坏消息是,药剂的效果不确定什么时候结束。”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十米是药剂影响的最大范围,所以只要保持十米的距离就不会被影响了!”

 

这着实算不上多好的消息,十米的范围也足够大了。

 

“什么时候能做出解除效果的药剂。”沢田纲吉又问。

 

入江张一试探的说:“三个月……”

 

首领的眼神锐利了起来。

 

“两个月?”

 

“一个半月……”

 

“别再看着我了纲吉君!最少一个月!”

 

沢田纲吉从鼻子里发出气音,看对方实在逼急了才说了句好吧。

 

“一个月没有做出来的话加薪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说完,就离开了研究院。

 

可恶!我要毁灭这个充满黑心资本家的世界!!!

 

来自入江正一(已黑化)

 



————tbc 

一段过渡章,大概解释了药剂的效果是什么

就当是效果加强的吐白剂也OK

评论(20)

热度(527)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